有一种爱与爱情无关

首页
祝福语
感恩文学
励志文学
情感随笔
经典语句
故事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随笔 > 伤感文章 > 伤感日志 > 有一种爱与爱情无关

有一种爱与爱情无关

发布:感恩 | 分类:伤感日志 | 更新时间:2014-11-15

  所有的爱,并非都能与爱情相提并论,有一种爱,仅仅只是因为爱,这份爱,没有掺杂爱情含义,这种爱与爱情无关。

  2007年8月31日天气:晴转多云

  今年的天气似乎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酷暑难耐,太阳肆无忌惮的挂在半空,暴力地烘烤着一切卑微和伟大。远处吹来的风好像都是刚从火炉里散出来的,让人特别想不管不顾的一头扎进水里,呆到地老天荒。

  天府大学江安校区门口的榆树下,一男一女正站在写着“广播电视新闻系新生接待处”的桌子后面,男孩穿着一件干净的白色T恤,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运动鞋,理着一个很精神的寸板,不浓不淡的眉毛,清澈的眼睛,让人一看就觉得舒服。此时正拿着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传单给女孩努力地扇着风。女孩孩扎了一个俏皮的马尾,有一双很调皮的大眼睛,眉似新月,唇如樱桃。最重要的的是有着一个挺直细巧的鼻子,配上那精致的五官,让人怎么看怎么欢喜。更是引得路过的少男少女频频打望。

  女孩享受着男孩扇来的凉风,开口道:“小赛子。”

  男孩连忙把腰一弯:“喳,老佛爷,您有何吩咐?”

  “这炎炎赤日的,哀家口渴了,去,给哀家弄瓶水来。”

  “啊,您不是才吃了三根冰淇淋吗,又要喝水啊。那三根冰淇淋可都是小的掏钱买的。”

  “嘿!”女孩杏眼一瞪,“好你个忘恩负义的赛德子,是谁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着老娘,让老娘这么热的天跑这来遭这罪!”

  男孩一脸谄媚地撞了一下女孩的胳膊,挑着眉头说:

  “灵哥,我这不是为您好,还不是为您优先挑选优质资源来了嘛,要不然这大热天的,我哪愿意跑这来学雷锋啊。”男孩用手指着校门口,“您快看,那个,那个,穿格子短袖衬衣那个,不错吧。”

  女孩手一挥,打下了男孩胡乱指的手,说:

  “滚一边去,老娘我不需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就是想拉着我一起好打马虎眼吗,让我这个治疗来吸引仇恨,你缺德不缺。”

  男孩摸着下巴那青涩的胡渣子,若有所思的说:

  “团里一个熊副T,一个树德,还有个鸟德替补,还真不缺德。”

  女孩抬起一脚给男孩踢去,男孩好像早就知道似的跳开,飞速地跑到桌子对面,扭着腰说:

  “打不着,打不着。”

  这时,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在男孩身后说:

  “请,请问,这是广播新闻系新生报到的地方吗?”

  男孩回头一看,说话的是一个好似弱风扶柳的女生,瓜子脸,柳如眉,星如珠,长发飘飘。粉色的连衣裙,微涩但安静的站在那,安静得让人觉得她一直就存在于蓝天白云间,却又并不突兀,仿佛那么的理所当然。秀气的大眼睛里又好像包藏着很隐晦让人读懂的某种情绪。男孩楞了1秒才恍然道,

  “对啊,你是今年的新生吗?”

  被男孩称为“灵哥”的女孩不客气的白了男孩一样,说:

  “这不废话吗,人家不是新生找你干嘛。美女,别理他,就一SB。你需要什么帮助?”

  女孩轻轻地笑着说:

  “我不知道在哪领寝室钥匙,也不知道寝室在哪。”

  男孩抢着说:

  “小问题,我们带你去。我们都是本地人,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直接找我就行。我叫肖赛,肖邦的肖,比赛的赛,你叫我阿赛就行。她叫张灵,那个张,那个灵。你呢?”

  张灵抬腿又是一脚往阿赛的小腿肚子上踹去,

  “你大爷的,肖邦那是音译,跟你有个P的关系。”然后对着女孩说,“弓长张,灵气的灵。大家都叫我灵儿,你呢?”

  女孩不安的看向灵儿,说:

  “我也是本地人。我叫丁玲,你们可以叫我玲玲。你们不需要守在这里帮其他人吗?你告诉我怎么走就行,我自己去。”

  赛极为好奇的问道:“你也是本地人?我打出生就住在老城区附近,你呢?”

  对赛莫名其妙的刨根问底似乎感到厌烦,丁玲淡淡地道:“我十岁时掉水里,发过一次高烧,十岁以前的事情都忘记了。你们告诉我怎么走就行了,我自己去。”

  赛又楞了1秒,然后立马脑袋一甩,一把抢过丁玲的行李,豪爽地说: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俩其实是景观建筑系的,今天只是你们系负责新生接待的小胖临时有事,哭着求着让我们过来帮帮忙。想着帮助别人,快乐自己的原则,我们就答应了。唉,我天生心肠就是···"

  话还没说完,灵儿又是一脚踢在了他的小腿上,

  “不嘚瑟你会死啊,再说了,我怎么听说是有人死乞白赖求着别人并且答应用新资料片的3件装备换才换来的。”

  赛顾不得小腿肚上的疼痛,咧着嘴道:

  “谁说的,谁说的,这是对革命群众纯洁友谊的赤裸裸的污蔑!更是对像我这样的善良同志别有用心的诽谤。灵哥啊,你也是个老同志了,怎么对一些宵小鼠辈这种明显的无中生有信口雌黄动机不纯的险恶用心而辨别不清呢,这让我非常的痛心啊。”

  灵儿照着刚才踢过的地方又是一脚踢过去,不过这次被赛非常娴熟地躲开了。丁玲看着他们的打闹掩着嘴笑出了声来,疑惑道:“你们是恋人吗?”

  赛急忙摇头否认道:“哪能,我们是哥们,平常闹惯了。”

  灵儿也说道:“就是,哪怕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看上他的。”

  丁玲歪着头,一脸我才不相信的道:“是吗?我看你们挺默契的啊。”

  灵儿无奈地道:“你想太多了。你宿舍到了,你先去找管理员领钥匙吧,我们在这等你。等你安顿好了我们再带你去买生活用品。”

  看着丁玲进入宿舍后,赛很认真的看着张灵说:“灵哥,我想我恋爱了。”

  灵儿翻了个白眼:“感情你要死要活的求着小胖就为了这出啊,去年一年不见你恋爱,怎么的,春天来了还是荷尔蒙飞了?”

  赛搭着张灵的肩膀道:“追你的人那么多,到现在也没见你的春暖花开啊。感觉这东西,什么时候来说不准的。”

  灵儿打掉赛的手,不耐烦道:“怎么的,还一见钟情啊,老娘我从不相信一套。”

  赛摇着灵儿的手到:“灵哥,这次你得帮我的忙啊,我可就全指望着你了,你也不忍心兄弟我的初恋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吧。最多我也让你三件装备。”

  “去你大爷的,老娘我一个牧师跟你个战士T有个P的装备冲突。”

  赛谄媚地帮灵儿锤着肩膀:“别介啊哥,你是我亲哥,这次你真得帮我。”

  “再说了,看心情。”

  2008年5月12日天气:多云转小雨

  云层持续着往日的低沉,严实的捂着,吝啬于漏出一丁点阳光,一点也没有春末夏初应有的细腻与温润。让人觉得特别的闷热和压抑,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没有来由的觉得不安。

  但是,一切的一切都阻止不了青春和荷尔蒙张牙舞爪的飞扬。

  午休过后,天府大学的图书馆像往常一样准时的涌入大量的学子,大家都安静而有序的径直走向自己习惯的位置。虽然人很多,却依然因为有序而有一种别样的和谐的美感。这时一个敞亮且2B的声音像平静的湖里的某一个巨大的动物因为生理反应排放了一个巨大的气体,瞬间打破了这份和谐和平静。

  “玲玲,灵哥,这,我在这里。”

  声音的主人刚嚷完发现自己引来众人纷纷的侧视和怒目,光棍的一耸肩,还给众人一个无赖的挑眉。让人极其忍不住想冲上去抽他丫的,让你丫叫唤,让你丫挑眉。

  正当有的爷们正在想要不要上去教教这牲口什么叫公共场所不得大声喧哗时,张灵已经冲上去,照着赛的小腿就是一脚。

  “叫什么叫,给老娘丢人现眼的东西,是不是不把你栓着你就不舒坦是吧?”

  赛捂着小腿,愤怒地瞪着张灵,却也压低着声音说:“你这个泼妇,男人婆,活该你一辈子没人要!”

  张灵作势还是打,赛骂完却马上缩了回去。

  丁玲看着他们日常般的打闹,习惯般的掩着嘴,低低的笑着。

  看着丁玲已经走了过来,赛再也顾不得杏目圆瞪的张灵。谄媚地抽出椅子,并迅速的掏出纸巾,仔细把那原本就十分干净的椅子再擦拭了一遍。“玲玲,来,你来坐这。我知道你喜欢安静,今天特意提早来排队,占了这个靠里面的位置,不仅安静,还凉快。”丁玲一脸习惯般的无奈,道了声谢谢。

  赛谄笑着顺势抽开旁边的椅子,刚准备坐下,却被张灵一脚踹开。

  “滚,坐对面去。”

  赛愤怒的瞪着张灵,一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表情,似乎打算就此揭竿起义。张灵眼角一斜?

  丁玲看书好像看到某个很搞笑的片段,对着书发出一阵吃吃的笑声。赛更加幽怨的看向张灵,张灵却事不关己般毫不理睬。

  这时,感觉好像有人从背后在使劲摇自己的椅子,原本自己就已经憋着一肚子火,赛腾的叫站了起来,回身叫道:“摇你大爷!”背后却出人意料的空无一人,只看到所有的书架连同整栋房子都在剧烈的摇晃。

  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地震了,快跑啊!”所有的人们惊恐的尖叫着向着出口蜂拥而去,场面早已乱做了一团。

  张灵和丁玲早已惊慌失措,来不及说什么,赛一手拉着一个,朝着出口飞奔而去。

  所有的书架和书桌都在剧烈摇晃着,头顶的天花板更是摇摇欲坠。所有人的面孔都只是剩下惊恐,却没有人有时间去看别人一眼,都只顾着向着出口冲去。

  本来就没有任何固定支撑的书架,恐怖着摇晃着,终于有一个书架支撑不住倒塌了下来,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引发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轰然的倒塌声,更是让人群发出了一阵阵惊惶的尖叫。

  特意选了一个靠里位置的赛,此刻才真正知道了什么自作孽。却来不及有任何其他的想法,只顾得上使劲牵着两个女生没命的狂奔。

  突然,他们旁边的书架猛地向着他们倒了下来,眼看根本来不及带着两个女生跑出去,赛发疯似得猛的一甩右手,拼命把丁玲甩了出去,使劲抱住张灵把她压在身下,脑袋便被沉重的书架狠狠的砸中,恍惚间听到书架外和身体下方传来两声悲痛的尖叫,便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2008年5月13日天气:小雨

  再次醒来时,赛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病床前守着两个眼睛红通通的,明显就是大哭过的姑娘。

  发现赛醒了,俩姑娘立马凑上来问他还疼不疼,想吃什么,渴不渴啊,要不要把病床摇起来一点。受不了两个姑娘不同往日的热情,赛急忙转移着话题。

分页 1 2

相关阅读

网友还读了以下文章

QQ空间伤感日志 仅是错误的赌注
十年相思梦,年年梦成空
迷茫在过去
爱情伤感日志之孤单是对你最好
阡陌红尘 心的柳巷
爱情伤感日志
伤感日志:形同陌路
终有一天,我能接受我们没有在
有一种爱与爱情无关
伤感日志大全《若我离开谁会伤

关于此文章的评论

本文标题:有一种爱与爱情无关
本文链接:http://jyhmk.com.cn/shangganrizhi/53967.html

学会感恩

常怀感恩之心,
做懂感恩之人。
生活需要一颗感恩的心来创造,
一颗感恩的心需要生活来滋养。
感恩你、我、他,感恩全世界---感恩一生网

感恩一生网为读者提供海量感恩故事、感恩文学、感恩祝福等感恩文章,部分为网上搜罗以及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发送邮件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 谢谢对感恩一生网的关爱

备案号:沪ICP备13041455号-1 | 网站地图 |
如果您有精彩的小故事投稿可发邮件至感恩一生网主编邮箱147446876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