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游戏千万别玩这个游戏千万别玩这个游戏千万别玩这个游戏千万

首页
祝福语
感恩文学
励志文学
情感随笔
经典语句
故事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这个游戏千万别玩这个游戏千万别玩这个游戏千万别玩这个游戏千万

这个游戏千万别玩这个游戏千万别玩这个游戏千万别玩这个游戏千万

发布:感恩 | 分类:鬼故事 | 更新时间:2016-09-03

  

    上卷
    【一】他说他叫韩庆生
    我老家位于中国华北的西北部,北连内蒙草原,西为黄土高原,南是海河平原,东望官厅河畔。但山不青水不秀是个地图上找不到的偏远的小山村,名叫龙榆村,又名那嘎村。
    村口有一颗盘根错节的榆树,谓龙榆,可保卫村民平安。而这里人说话不分s和sh,比如“二叔”经过村里人一说,就成了“二苏”,而“二叔你去山上种树呀?则会听成是”二苏你去三桑种素呀?“若是有过路人来到这里总是会蒙的晕头转向。
    这里阡陌交通,鸡犬相闻,虽没有世外桃源的美丽风光,但一直都安逸祥和,直到,那个叫韩庆生的孩子来到我们村子……
    韩庆生从哪来,为什么要到这个小破村子里来,我们都不知道。只晓得他家有一个胡子拉茬的老头,据街坊四邻七姑八婆嚼舌头的话音得知,那个胡子拉茬的老头是韩庆生的爷爷……韩烈。
    韩烈老头子当年年轻的时候,意气风发,是村子里最能闹腾也是最聪明的人。后来走出了大山就没再回来过。听说是在外面发了财。如今带着韩庆生回来这山沟里,有的人猜是家道中落,有的人猜是落叶归根。猜测归猜测,韩烈与韩庆生的到来像一枚小小的石子投进湖里,虽然引起了一阵议论风波却又很快归于平静。至于他们到来的真实原委,成了一个无人知晓同时也无人理会的秘密。
    他们韩家爷俩就住在几十年前的旧院子里。黄土和泥掺着干黍草,用了半天的功夫就重新修整了残破的老房子。又不知从哪儿弄了些枯枝碎木拼凑了一圈篱笆算是有了围墙。
    而这一切的一切,对于我们小孩来说都无关紧要。小孩子都是自来熟,不认生的。尤其是我们村里的以裴柳、张小胖和我为代表的淘气三人组。在韩庆生刚来头一天。我们四个就一起爬树抓鸟满街跑去了。
    追逐打闹了一下午,太阳快退到西边的山头。漫天的橘红色洒在他们三个的脸上,当然,还有我的脸上。暖暖的,凉凉的。我们四人都懒散的坐在田梗上。
    裴柳伸直胳膊,小手用力的拍了一下韩庆生的肩膀,豪气的说道:”庆生。信不信你碰我一下我就睡了“我和张小胖捂着嘴偷着笑了起来。知道裴柳又在用我们的老一套玩弄韩庆生了。但,让我们三个没想到的是……
    韩庆生脸色唰的白了,皱着眉头,瞪圆了眼睛,嘴唇半张着。他呼的一下站了起来。我们三个愣愣的抬头望着韩庆生。谁也没想到韩庆生会是这么大的反应。
    再看韩庆生。傻站在那里。眼神充满了恐怖、惊悚、慌张、不可思议。我们三个回过味儿来哈哈大笑起来。张小胖夸张的揉着肚子,指着韩庆生说:”韩庆生,你真是个胆小鬼!我们说的是睡觉的睡。你想的是哪个?你是不是想的摔碎的碎啊!“
    小胖说完这句,我和裴柳已经笑得飙眼泪了。韩庆生眼神灰暗了下去,抿着嘴,老半天没有说话。我们三个也止住了笑,再一次愣愣的抬着头望着他。韩庆生咽了口唾沫,哑着嗓子,低沉地对我们说:”千万,千万不要再玩这个游戏了。“然后头也不回的奔向了他那简陋的围墙,留下了错愕的我们。天空中残红如血。
    【二】恐怖的老人
    之后的几天都归于平静,但是我们都没有再见到韩庆生。我去了张小胖家,因为我们两家相对离得比较近些,把张小胖拉到一个没人的地方,低声的问他:”小胖,你这几天见到韩庆生没?“
    张小胖挤了挤他的那双黄豆大的眼睛,说道:”说起来,自从那天咱们回家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你去找过他吗?“
    我暗自心想,这个韩庆生不至于这么小气吧,不就是裴柳和他开了个玩笑吗?我看了看张小胖说:”小胖,要不你和我一起去找找他?“
    小胖犹豫了起来,诺诺的说到:”他想跟咱们玩早就出来找咱们了,用的着特意去找他一趟嘛!再说了,又没怎么着他。我……我还是不去了,要去你自己去。“
    ”唉,都是兄弟嘛!我去看看他,你自己在家呆着吧。“说完我便转身离开了张小胖家,朝着那个篱笆院子走去。韩庆生,到底怎么了?
    这还是我头一次来他家,悄悄地进了他们家的院子,伸着脖子望了望,轻咳了一声,怯生生的喊道:”韩庆生在家吗?我是来找他玩的。“房屋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一个佝偻的拿着长烟杆的老头,定定的地看着我。一句话一个字都没有说。就那么定定地看的我浑身发毛。
    长烟杆里冒着丝丝的烟气,几乎直线的往天上走。我微微太高了些声音,又问道:”爷爷,韩庆生在家吗?“我知道他一定是韩庆生的爷爷,韩烈,但我没想到,他是一个这么让人害怕的老头。
    老头身子欠了欠,朝屋里扬了扬手,示意我进去,那些烟气也随着他的动作飘忽起来。我有些怕这个老头,低着脑袋硬着头皮朝他走去,但又心想我是来玩的,便又抬起来头,狠狠的仔细看了一遍我身边的这个从我来到现在 在都没说一句话的老头。
    头发凌乱,面目表情,眼神犀利,胡子花白,驼着背,左手拿着长烟杆,右手背在身后,大概是因为上了年纪了吧,两条腿弯曲着。但是,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此时,韩庆生终于露面了。在这个我不熟悉的地方,突然看见个熟悉的脸,顿时感觉我全身的肌肉都放松了下来,呼吸也平缓了。
    我咧着嘴笑着走向韩庆生,就像那日裴柳拍他一样,重重的拍了下他的肩膀,”庆生,你怎么不找我们玩去呢?好几天都没见你,我们都想你了。你这几天在家干嘛呢?“说话的功夫,韩庆生带我到他家炕边上,拍了拍炕,让我坐下。
    待我坐好,韩庆生说:”没干什么。张小胖和……裴柳呢?“
    我听出了他说到裴柳时的停顿,朝他坐的地方挨了挨,低声问他:”你不会还在生裴柳的气吧?他那天是和你玩呢,我们三个平时都这么玩,这可是我们的秘密,没和外人玩过。“韩庆生听我提起那天的事,皱起了眉头,不知道看着什么。
    过了好大一会儿,我正要再问他的时候,他开口:”别再玩那个游戏了。阿木。“
    ”为什么啊韩庆生,究竟是为什么你说清楚啊。那个游戏怎么了?“他越是这样我越是想知道原委。
    可韩庆生又不说话了。气氛沉闷的让人受不了,我和他说了一声便起身离开。走到院子外顺着篱笆的缝隙,看到了韩庆生的爷爷韩烈,正坐在他家院子里的一块石头上,一下一下磕着长烟杆……
    【三】诡异的死亡
    天色不早了,又是个黄昏,我准备回家了,韩庆生怎么回事,明天拉着裴柳去找他,好好问问那小子搞什么鬼。正想着,看见前面裴柳家门口围了很多人,我捣腾着步子,临近了裴柳家,只听院子里一片哀嚎。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一层层的大人们拨开,正看见裴柳脸色煞白,直绷绷的向后倒去。我呆在了那里,完全不知所措。裴柳家里人慌忙过去给他掐人中,而之前他家人围住的地方,此时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大家,那里,躺着的正是裴柳的父亲,身下一大摊未凝固的血,像极了那个初见韩庆生的黄昏。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昏倒的裴柳吸引过去,我听着自己的心跳,挪着走向地上躺着的裴叔叔。太奇怪了!太奇怪了!裴叔叔身上的血突突的顺着他的肚子、胳膊、脖子、他的每一寸我能看到的皮肤流下去。
    咕嘟咕嘟……
    但是地上的血还是那么大一摊,没有增多。
    咕嘟咕嘟……
    好像裴叔叔的身下,有个贪婪的怪物正在大口大口的畅饮着他的血。我听着咕嘟声和我的心跳声合拍,就像……就像是我一边喝着血一边倍感痛快。我的脑袋猛的发热,后颈也变的僵硬,杵在原地,脸正对着裴叔叔的尸体,动不了了。
    待我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晌午。妈妈一把把我揽在怀里,嘴里念叨着”醒了醒了,我家阿木终于醒了,谢天谢地。“
    我坐在床上脑袋里一片空白。疑惑地看着妈妈:”妈妈,我不是在裴柳家吗?“对了,裴柳的爸爸,还有那个声音!
    妈妈微笑着说:”阿木,估计是你昨天被吓坏了,晕倒了,正好隔壁家王姨在那里,才把你给妈抱回来的。唉,裴家的就那么莫名其妙的死了,不知中了什么邪……“妈妈在那里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堆我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只想着那个吓人的声音。
    要不要和妈妈说?估计说了大人们也以为是小孩子瞎说,不会信我的话。我起身出门,打算去找张小胖。现在裴柳家正乱着,上次和韩庆生也不怎么愉快,所以,我发现的这件事,要找个人商量的话,只有张小胖了!
    ”小胖,你快出来!“
    还没进张小胖的家门,我已经不想多等一秒的喊了他。小胖从家里出来,黄豆眼睛眨巴着,嘴里也不知道嚼着什么东西,含糊的对我说:”@#.$^*@#…“我是一个字都没听懂啊!
    废话不多说,我拉他跑到我们的那个田埂上,(这个田埂平时没人,是我们的秘密基地。)
    ”小胖小胖,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你快点咽下去呀,怎么还没吃完。“张小胖一边对我翻着白眼,一边拼命的咽着他嘴里的东西,好不容易看到他的脖子中间上下一动,这家伙!
    ”小胖,你知不知道裴柳他爸的事情?“我严肃的跟他说着,他低着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我急了,一把拽起他的袖子喊道:”小胖!我要和你说一件我发现的特别奇怪的事情,这是个秘密!你答应我不可以和别人说,尤其是裴柳,千万不要告诉他!“
    张小胖来了兴趣,黄豆眼使劲一眨,”嗯!“我把我怎么看到裴叔叔以及那个奇怪的声音统统详细的和张小胖说了一边。他越听越是吃惊,失声问我:”阿木,你确定你听到了咕嘟声?!“
    ”嗯!“我重重点了下 下头,”而且,还有另一件奇怪的事,那天我去找韩庆生,他又和我说别让咱们玩那个游戏,问他为什么他又不说,你说这里面是不是有古怪?而且我总觉得他爷爷怪怪的,但是哪里怪我又说不上来……从我去到走,他爷爷都没和我说一句话,也没听说韩庆生的爷爷是哑巴啊。“
    张小胖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对我说:”阿木,我会保守秘密的,你看这样行不,刚才你不是说韩庆生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咱们吗,还有他爷爷有什么古怪,咱们今天再去他家一趟,两个人或许能看到一个人看不到的地方。“
    【四】再见韩烈
    我和小胖相跟着到了韩庆生家,穿过篱笆,走向矮房。我不知道小胖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来到这里,但看到他神情自若,到是比我好了不知多少倍。
    韩烈,虽没对我做过什么,甚至没跟我说过一句话,可是我是发自内心的害怕见到他!那种感觉,并不是对一个长辈的敬畏的那种害怕,而是对未知的恐惧。
    我又瞧了一眼身旁的小胖,他有着我们这个年纪该有的无所畏惧,而他的无所畏惧更加衬托出我的胆小与畏缩。可我同时也因为看到了小胖的勇敢,心情有所缓减,没开始那么紧张。有小胖在,不用怕!
    正在在想着这些的时候,小胖扯着嗓子喊到:”有人在家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的心跳再一次加速起来。没人应,”有人在吗?“小胖又提高些声音,风轻轻的吹过,只有风声。
    ”咦?阿木,家里好像没人,要不咱俩过会儿再来?等饭点再来,兴许还能蹭顿饭。“小胖边说着,下巴微抬,眼睛迷离起来,好像已经坐在了韩烈家的热炕头上大快朵颐了。
    我不禁狠狠鄙夷了小胖一把。”我说小胖,咱俩今天不是来蹭饭的,你怎么干什么都能想到吃上去。“
    小胖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这不顺道嘛。“
    ”好啦。“我推了小胖一把。”咱们走吧,你呀,总有一天让坏人用肉包子拐跑了。“
    我俩转身欲走,却看到不知什么时候,韩烈已经站在我俩的身后。
    ”小————小胖————那个,韩爷爷好。“我急忙拉了拉小胖的衣角,却是没有听到他的声音,再看他,他愣愣的呆在那里,像木头一样杵着,半张着嘴,呆呆的看着韩烈。
    韩烈直勾勾的看着我们俩个,盯的我浑身不自在。”你们,是来找庆生的?“
    啊,他说话了!他会说话!
    ”恩,爷爷,我们————来找他玩。他不在家是吗?“我磕磕巴巴总算管住了自己的嘴,没有说漏,也迫切的想逃离这个渗人的篱笆院。
    ”庆生不在,等他回来我和他说一声你们有来过。“韩烈说着,可嘴好像没有张过,还是直勾勾的眼神,一直盯着盯着。
    ”好,谢谢爷爷,那————那个,那我们先走了。“
    我拉着小胖一口气跑了出去,直到再也看不到篱笆院的一墙一角才停了下来。小胖早就跑的气喘吁吁,我拉着这么个”巨物“,也是没比他好多少。累的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歇了好大一会儿。
    ”小胖,韩烈竟然说话了,还说了那么长。“
    小胖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我说:”他说话了并不可怕,没人说过他是哑巴。“
    ”可是,阿木,你知道吗?太奇怪了,太可怕了,你竟然见了他两次都没有发现。“小胖一副大难不死没有后福的样子,我努力回想我两次见到韩烈的场景,但一点头绪都没有。
    小胖压低声音对我说道:”你————。你就没有发现,他那么大岁数,脸上一个皱纹都没有吗?你看咱们村子里和他差不多大的人,老的都快下不了炕了!“小胖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我两次见到韩烈都觉得他怪怪的,但具体是什么却是说不清楚。
    【五】守夜
    夜晚很快来临,今夜的月亮格外的明亮,照着我和小胖回家的路。一夜无梦。
    第二天早晨,裴叔叔家里设起了灵堂,按照风俗在院子里响起了鸣丧炮。村子里所有人听到了炮响都知道有人死了,死者家属会挨个通知亲戚前来哀悼,当时的通讯还不发达,得死者家属亲自去通知并送上孝服。
    而每个来哀悼的人,都会拿着花圈,元宝,金童玉女,走到死者家门前,便响一串鞭炮,一来是通知死者家属他们到了,二来是告诉死者,你家的哪个亲戚来看你,心里记挂着你。然后死者的家属就会出门迎接,将亲戚迎接到灵堂前,便是一阵痛哭。
    裴叔叔家的这个早晨就这样在炮仗和哀痛中度过。
    因我家和裴叔叔家关系一直都很好,所以裴叔叔家也给我家每人送来一身孝服,区别于他家亲戚的孝服,我家作为朋亲是将送来的白色布子系在腰上。我在家人身边,看到了裴柳一身披麻戴孝,眼睛早已哭的红肿。裴柳当然也看到了我,但是风俗礼节不允许他跑到我这个哥们的身边好好宣泄一场。 中午的时候,差不多该来的人都来了,裴柳妈妈安排好了吃饭的地方,让我们休息。裴柳也得出空来,走到我身边,把我拉进他的房间。
    ”阿木。“他看着我,喊了我一声,声音已是哽咽。
    ”啥话也别说了,来!“我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裴柳张嘴大哭着趴到我的肩膀上,从昨天到今天压抑的感情,通通的爆发力出来。
    我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心里酸酸的,说不出安慰他的话来,节哀吗?没事会过去吗?如果今天是我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能释怀吧。
    ”好了裴柳,坚强点,妈妈肯定比你难受,哭会儿就好了,人走就走了,你可别把自己眼睛给哭坏了,你现在可是家里的顶梁柱!“
    裴柳使劲地用胳膊擦了擦脸上的泪痕,”阿木,我该长大了,好了,你先去休息,我去看看我妈。“裴柳走了,我随后走到吃饭的地方胡乱扒拉了几口,和妈妈一起回了家。
    人死后第七天叫做头七,是死者魂魄回家的日子,家人应该在魂魄回来前,给死者魂魄预备一顿饭,之后必须回避,最好的方法就是睡觉,睡不着也应该躲入被窝,如果让死者魂魄看见家人,会令他记挂,便影响他投胎再世为人。
    裴柳妈妈天没黑时就给裴叔叔做好了饭,魂魄的口味平淡,菜里都没有放盐。一家人也是早早的就钻进了被窝,连着一周的辛苦,也让他们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而唯独一人,等着天快点黑下来。天慢慢的暗了,裴柳在被窝里紧张的直打哆嗦,他要见爸爸!
    裴柳想问问他爸爸到底是怎么死的,想问问他怎么舍得把他和妈妈丢下。想对爸爸说他害怕,想对爸爸说他想他,想听爸爸说这些都是玩笑,都不真实。想爸爸抱抱他,告诉他,什么都不用怕,有爸爸在!他要见到爸爸,一定要见到!
    裴柳走出房间,走过院子,走进灵堂,这个灵堂和前几天他守夜时一样,并没有什么反常,妈妈给爸爸做的饭,还是那么多。
    ”爸爸啊————“
    裴柳走近了装着爸爸的棺木,摸了摸爸爸的遗像,苦涩的牵动了下嘴角,又拨了拨供桌上的蜡烛芯,灵堂更亮了些。
    他等了一夜,像前几日一样靠着棺木边坐着和爸爸说话,聊他小的时候骑在爸爸的脖子上掏山坡上的鸟窝,聊他被别的小孩打的哭着回家后,爸爸怎么给他”报的仇“,聊他们一起下河抓鱼结果却抓回半袋子蝌蚪————
    天亮了,裴柳等了一晚上,没有见到爸爸,也没看见有魂魄吃桌子上的饭菜,他知道那些都是假的,他知道啊,今天下葬后,他就成了孤儿,没有爸爸,他已经走了。
    天亮了,他该接受事实了。
    【六】起棺
    阴阳师来了,算好了起棺的时辰。抬棺的八仙也来了,都是村里德高望重胆量过人体格健壮的老人。
    按照风俗,起棺前,要用七寸长的木钉子钉棺木,所以家里人在钉棺木前可以开棺再看去世的人最后一眼。沉重的棺木盖被推开一小半,裴柳探身上去,惊的大叫一声向后跳去。
    八仙里有位老人冲着棺木说:”你走就走了,还要吓孩子一跳。“便又命人将棺木盖上,不让人看了。说是人身死后,和活着时的样貌就大不一样了。兴许是裴柳一直记得他爸活着的样子,没做好准备,才被吓到。
    起棺的时辰到了,八仙早就钉好了棺木,合力抬了起来。棺木先行,死者为大,其他人都是在后面跟着,血缘近的,都是以泪铺路。棺木最后要抬到祖坟下葬,但是送葬的人只能送到半路。
    裴柳和他妈妈看着棺木远去,才折身往家走。到家门口后将身上的孝服都脱掉,然后顺着门的上沿扔进院子。这才进了家。我也跟着裴柳进来他家。
    他家少了一个人,送葬的亲戚朋友这么一走,家里顿时冷清下来。裴柳将我带进他的房间,我看他的脸色从起棺前就煞白,便对他说:”裴柳,别害怕啊,不管裴叔叔现在什么样,他是你爸爸都不会害你的。“
    裴柳看了看我,又低下头,什么也没说。过了几分钟好似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目光坚毅,对我说:”阿木,你是我哥们,我有话对你说,你得帮我,也必须保密,这件事情,我连我妈都没告诉她!“
    我听裴柳这么说,心想定是出了什么大事。慌忙点头答应他。裴柳深呼吸了一下,说出了一句让我震惊不已的话,”我爸的棺木里什么都没有!“
    ”你————你说什么?!你爸呢?!“
    ”嘘!“裴柳上前紧紧捂着我的嘴,待我稍微平静下来才放开。
    ”我当时也吓了一跳,可这几天一直有人守着棺木,我爸就算起死回生从棺木里自己走出来,也肯定有人看见。再说了,不会有人把我爸的尸体偷走吧?所以我看见棺木里什么都没有时,吓了一大跳但是什么都没说。“
    我听明白了个大概,”这么说,今天埋进你家祖坟的只是一口空棺木,里面什么都没有?“
    ”嗯 嗯。“裴柳点了点头,再次肯定。
    ”裴叔叔没准没有死,如果死了得有尸体啊,他没准趁你们没注意自己走了,你想啊,他醒来看见家里给他摆着灵堂,如果他就这么出现,你们肯定会吓一跳的,所以他自己悄悄离开了。“
    裴柳听完我说的话,微微点了点头,”我当然希望我爸还在世上,只要他活着,就算见不到他————就算再也见不到他,只要他活着,只要他活着,我————我就能找到他!“
    裴叔叔还活着吗?活着的话为什么不出现?他已经死了吗?那他的尸体在哪?
    村子不久又归于平静,就如韩烈和韩庆生来时,不久后的平静,又如,裴叔叔去世后的不久。
    人总是一种会保护自己的动物,遗忘痛苦,遗忘不堪的回忆。当你人生坎坷时,总会有那么个人出现告诉你,人生在世,不用去苛求美好;当你陷入回忆无法自拔时,总会有人出现告诉你,向前看。
    可是真正能够释怀的人又有多少呢?感同身受只是一个笑话般的不切实际。没有人能够彻底的体会你的痛苦,因为他不是你,他的生活也和你不同。可当你不听他的劝,依然暗自伤神时,他会说啊,有什么值得伤心难过的,过去的都过去了,我们应该向前看,前方才有光明和快乐。
    我没有过感同身受,也没发现有人同我一样的感受。所以当我看到裴柳一直对裴叔叔的事情烦恼时,我虽然不能帮助他什么,但不会阻止他干他自己想干的事。小胖还是一如既往的能吃,还有他的勇敢也一如既往。
    【七】特殊能力
    ”呵呵。“韩庆生又轻蔑的笑了一声,”很简单啊,我给你打的。我从小就会模仿别人说话,这个事情你们都不知道吧?哈哈“
    无比震惊!正在这时,听到了我妈妈的声音:”阿木,你们干嘛呢?“我前去打开门,却不料空无一人。我颤抖着回头,看着地上的韩庆生,健硕的韩庆生,他两片薄薄的嘴皮轻碰着,妈妈的声音又出现了”阿木,你找什么呢?“
    我狠狠的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用痛感让自己清醒,恢复理智。而此时韩庆生也站了起来,肿肿的脸离我越来越近。正面相对,我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先逃在说!韩庆生一个猛扑,虎背熊腰的他高高跃起,遮住了我屋里的灯的光亮。我也是潜力爆发,一心想逃,恰巧又挨着门,便一个转身溜出门外,然后迅速将门关上。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屋里闷响一声,接着又咚的一声巨响,没了动静。我靠在背后的门,猛烈的颤抖了一下,几乎将我弹开。妈妈此时是真真儿的出现在我眼前了,不明所以的她看着满头大汗的我。
    ”妈!快报警!“妈妈愣了一下,问:”咋的了这是?“
    ”别问那么多了,快去报警,就说咱家有杀人犯!再晚点,咱俩都得死!“妈妈颤颤悠悠的跑去报警,屋里还是一片死寂,没有声音。我很想打开门看看他的情况,又怕一开门迎来的是当头一棒!即便心里千万遍说着开门,但仍是不敢动,将自己全身的力气都靠在门上。
    警察来的不算快,因为我长时间全身使劲,小腿肚子早就抖得跟筛糠似得了。看到几位警察走进家的时候,我发誓,我从没像现在这样感觉警服原来这么好看。
    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妈妈将我扶靠在椅子上。警察们鱼贯而入,我也偷偷往里面瞄了一眼,韩庆生肿着脸,额头上又起了一个硕大的包,昏趴在地上。
    韩庆生是在去警局的路上清醒的,当他看到自己在警车里的时候,并没有很激动,也没有很惊讶。他以一种很平淡的,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料想之中的态度来面对。就如后来他对他的罪行供认不讳,锒铛入狱,他一直很平淡的面对。是啊,他的心愿已经达成了,还有什么遗憾的呢?
    而我却始终不能释怀,身边朋友的离开让我长时间感到痛苦,而欣儿随我回来成了我一生的愧疚。说白了,她如果不认识我,也不会在如花的年龄中变成随风而逝的白灰。
    每一个夜晚我都会梦到欣儿,梦到她听我说韩烈的不老容颜时的好奇与欣喜,梦到她躺卧在街角的模样。我一直想着她死时指着张小胖的家是不是在暗示我什么,却无论如何都调查不出个原因来。她没有见过张小胖,更是头次来到龙榆村,她是不知道她指的是张小胖的家的,我曾好多次躺在她死去的那个街角,模仿她死时的样子,用手一指,张小胖,张小胖……难道是我的思路不对?
    【八】挖挖挖!!!
    龙榆树格外的茂盛,当某一天我发觉欣儿指的方向穿过墙壁直指龙榆树时,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龙榆树格外的茂盛。
    凡是发生不正常的事情,都是有原因的,我号召了村里的几个年轻力壮的男人,拿着铁锹,决定挖龙榆树。这个行为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尤其是一些不曾离开过村子的老人,他们看到我的忤逆的行为,恨不得将我火葬。
    可我还是顶着风头浪尖,一铁锹一铁锹的挖了起来。当我们几个人不断的从龙榆树下挖出白骨的时候,村子里的老人都静了下来,没人再来指责我的”荒谬“。
    最后经过警察的检验,那些白骨里,有韩庆生的爸妈和奶奶,有裴柳的父亲,有张小胖的爸爸以及张小胖……凡是因为游戏而死亡消失的人,都一一出现在了龙榆树的根下。而韩庆生杀死欣儿的动机,随着这些白骨昭告天下。
    这件事情令人很是不解,张小胖的父亲是我们很多人亲眼见证消失的。而如今却有他的尸骨出现在龙榆树的根下。
    我想凭我的力量,是无法解释这个现象的,如同一直以来韩烈的不老容颜以及每次只有我能听到那些因为游戏死亡的人的奇怪的咕嘟声,都成为龙榆村的不解之谜。

分页 1

相关阅读

上一篇:淮滨鬼故事:僵尸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还读了以下文章

忘情酒2
森里中的小屋
我双眼见到鬼
恐怖的飞机
噬血壶的故事
除妖列传-除妖列传3初次对抗
两点钟
恐怖迷-财迷(中)
女高怪谈Ⅱ 秘密
悬疑鬼故事-幻想里的谋杀

关于此文章的评论

本文标题:这个游戏千万别玩这个游戏千万别玩这个游戏千万别玩这个游戏千万
本文链接:http://jyhmk.com.cn/gsdq/guigushi/198762.html

学会感恩

常怀感恩之心,
做懂感恩之人。
生活需要一颗感恩的心来创造,
一颗感恩的心需要生活来滋养。
感恩你、我、他,感恩全世界---感恩一生网

感恩一生网为读者提供海量感恩故事、感恩文学、感恩祝福等感恩文章,部分为网上搜罗以及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发送邮件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 谢谢对感恩一生网的关爱

备案号:沪ICP备13041455号-1 | 网站地图 |
如果您有精彩的小故事投稿可发邮件至感恩一生网主编邮箱147446876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