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魂

首页
祝福语
感恩文学
励志文学
情感随笔
经典语句
故事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猜魂

猜魂

发布:感恩 | 分类:鬼故事 | 更新时间:2016-07-26

  楔子
  
  “想清楚了吗?”清冷的自习室内,灯光微弱,莫非脸上绽放开一抹神秘莫测的微笑,旁边三个女生的脸上却没有一丝表情,紧紧盯着对面的人,“进入了这个局,不到结尾,谁退出谁就会出事。”
  
  三个女生有些惶恐,互相望了望。最左边的肖琳能看出旁边何璐眼里那一丝不安,只是一直以来,大胆的肖琳都是她们的力量之柱,这一次也不例外,她首当其冲抱住双手,一脸不屑说:“你以为我们会怕?”
  
  莫非脸上的诡异与神秘又增加了几分。如同猎人即将获得猎物那般富有成就感。
  
  中间的何璐还是很担心,用肘撞了撞最右边的唐诗。在她印象里,莫非是个绝对神秘的人,而今天他突然找到和他无关的三人参与这个诡异的游戏,目的究竟是什么呢?未知让何璐恐惧,所以她想征求唐诗的看法。
  
  唐诗领会到了何璐的担心,但这个游戏确实具有诱惑力。她只问了莫非一句:“如果,进入游戏中途失败,那会怎么样?”
  
  莫非没有立即回答,他似乎再想一个合理的答案,只是肖琳已经从他脸上看到了结果:“也会出事,是吧?”
  
  “你们只有一个选择,选择开始,然后完成它……”
  
  “你会保护我们完成这个游戏?”唐诗总能想到其他层面,“如果我们中有人出事,你向任何人都没法交代。”
  
  “当然……”莫非很快给出了答案,“但……”
  
  “那就好,什么时候开始?”肖琳总是那么急躁,她的举动让心有余虑的何璐和唐诗一下把目光定在了她脸上。
  
  “明晚。”
  
  夜晚代表黑暗,而黑暗永远是人最惧怕的存在。当莫非说出这个词的时候,三个女生都愣了愣。
  
  莫非分别望了望三个女生,嘴角勾起一丝鄙夷:“你们有时间考虑。”但他已经看到了肖琳的肯定。
  
  铃声突如其来。是教学楼配电室拉闸前十五分钟的响铃提示。
  
  三个女生准备离开教室,走到教室门口时,身后突然传来空洞而辽远的声音。
  
  “明晚三点我给你们信息。收到信息必须关机。”
  
  三个女生扭回头去,愣住了——
  
  莫非的座位上空无一人,只有窗口那卷墨绿色窗帘布在秋风里拍打着敞开的琉璃板。
  
  一、神秘人
  
  关于莫非,似乎只能用神秘定义。
  
  有人说,莫非是个书呆子,有人说他富有城府,也有人说他是邪恶的化身。只有一个人看法另类:他是惩罚者。她是莫非女朋友吴媛。但在班里几乎所有的人对她都没有好评:冷漠、敏感、自私。
  
  吴媛和她们三人一个班。但丝毫没有与她们为伍的意向。何璐、唐诗、肖琳是大家公认的“恶势力”,她们旗下有为她们俯首称臣服务的女生,为她们打架流血的男生,有为她们高消费、娱乐埋单的社会青年。大家为此愤恨她们,却无可奈何。只有一个人敢对她们冷笑,而她们一直不敢和她对决,她就是吴媛。
  
  无论别人怎么看,她们永远是好姐妹。学习上生活中,他们是一个年级中最富舆论焦点的死党,一起翘课去玩动漫,去慢摇吧,一起进出教室,一起出现在食堂。没有人可以欺负她们中任何一个人,她们更不容许被忽视。
  
  因为在她们心里都有一块永远的伤疤,一触即发。
  
  吴媛对她们的冷笑,犹如灼烧着她们的伤疤。总有一天,她们会还回去……
  
  吴媛和她们在一个班级,无疑意味着她们的伤口会随时复发。但她们一直保持互不侵扰的局面。
  
  早晨,第三节课完的时候,三个人围桌而坐,只是都满脸困惑。
  
  突然,尖锐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吴媛敲响了她们的桌子。不等她们说话,吴媛一丝鄙夷的冷笑挂在了嘴角:“怎么,害怕了?你们不是很狂吗?”
  
  唐诗已经意识到吴媛似有所指,但这挑衅的口吻没让她想到太多。
  
  “关你什么事?”终究是肖琳第一个还击。
  
  “今晚,别睡过头!”吴媛冷冰冰丢下话,人就出了教室。
  
  三个人瞅着走远的吴媛,好半天何璐才问了句:“她想干什么?”
  
  “切!怕她?尽管放马过来好啦!”肖琳很不屑,她不惧怕一切与她为敌的人。
  
  “我说,我们还是不去了。莫非那人挺邪的!”何璐依旧很担心。
  
  “怎么?想打退堂鼓!你不去我们俩去!”
  
  唐诗的激将法很有用。何璐直起身子:“说什么呢!我们三个是好姐妹!”
  
  “这可是你说的!”肖琳说完站起身,“走!”
  
  “哎,去哪里?”
  
  “当然是翘课找乐子了!”唐诗一把抓了何璐胳膊就带离了座位。
  
  上课永远是她们公认最无聊的事情,但她们会源源不断找到乐子打发时间。但今天似乎大家都没灵感,漫无目的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图书馆楼下。三个人站了很久,肖琳说了句:“走!”
  
  图书馆的阅读室人很少,很安静,今天天气不是很好,阅读室一片阴郁。
  
  各自从书架上取了喜爱的书找了座位开始翻看,肖琳刚看了半篇恐怖小说,就被何璐打散了思维。
  
  何璐示意她去看阅读室一个角落。
  
  沿着何璐所指方向望过去,他们看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在看一本书,书的封面上有个骷髅头,而他脸上的那一抹冷笑越发诡异起来。
  
  在所有人印象中,这个人就喜欢看书,不参与班级活动,不会出现在花园,电影院也不会有他的影子,相反幽暗的小巷,垮塌的围墙边总是他驻足的地方……似乎他一直信守幽暗。
  
  这个人正是莫非。
  
  “我们走吧。”肖琳有些不安,顾不得还书,起身就径直往阅读室门口走。
  
  二、猜魂
  
  自从见到莫非,她们悬着的心徒增了几分困惑。
  
  昨晚,同样出于无聊,想到去自习室去找个书呆子逗逗,似乎她们的名声太响,一个个书呆子借口上厕所一去不回,当人走完,三人沮丧时才发现窗台边坐着一个男生。莫非已经注意到她们,但她们对莫非实在没有兴趣,莫非的印象给她们的暗示是危险。
  
  她们正要离开,莫非却说有一个游戏能让她们消除无聊。在莫非的蛊惑下,她们已经表现出对游戏感兴趣。
  
  莫非似乎对她们的心思了如指掌,但关于这个游戏莫非只有简单的两个字:“猜魂。”
  
  她们再问,莫非说:“猜你们的魂。”
  
  “猜我们的魂?”肖琳冷笑了一下,“你想给我们算命?”
  
  这个新颖的游戏不但闻所未闻,而且听起来很刺激。
  
  “有没有兴趣。”莫非继续说,“这个游戏有风险,必须要有安静的环境,要有玩到底的信心,否则……”莫非停顿了。
  
  “否则怎么样?”三个人异口同声。
  
  “这个游戏能决定你们的人生。”
  
  “你教训我们?”更多日志QQ:84420163
  
  “不。是警告。”
  
  ——出了图书馆,何璐脑袋里还是驱不散脑袋里神秘的莫非。
  
  “我们不去了好吗?”何璐再一次动摇。
  
  唐诗有些生气。还没说话,何璐便说:“不是!可我觉得莫非很邪,他的游戏……”
  
  肖琳抬头瞅了污浊的天空很久,喃喃说了一句:“猜魂!好游戏!”
  
  “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唐诗终究还是有些怀疑,“这么邪乎的游戏!”
  
  没有人回答。因为有一个人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吴媛。
  
  吴媛抱着两本书,应该是上图书馆。但她在三个人面前站住了。
  
  三个人愣了她很久。然后擦肩而过。
  
  “果然是一帮废柴。”
  
  声音远远传来。
  
  等回头去看,已经不见人影。
  
  三、局
  
  三个女生翻来覆去没有睡意,时刻注意着手机屏幕的时间更替。
  
  夜渐渐深了,秋风打得琉璃板嘶鸣,窗外一片肃杀意。
  
  三点,三个人的手机同时震动起来。手机震动那一刻,三个人都颤抖了起来。但还是朝键盘上按了下去,黑漆漆的宿舍顿时被手机背景光映亮。
  
  屏幕只有几个字:化学试验室三楼。
  
  三个人看完短信,互相瞅了瞅,大家的头都探在床沿,可谁都没敢动。
  
  当手机背景光熄灭时,肖琳说:“关机。”说着按下了关机键,然后把手机推到了枕头下。
  
  何璐迟迟没有按下去,当发现其他人都看着自己时,她咬了咬牙,按了下去。似乎这个动作她下了很大决心和思想斗争。
  
  唐诗一手掀开被子一手弄手机。等这一切完成,三个人才猫出了宿舍楼。
  
  通往实验楼的灯很暗,过道似乎很模糊,秋风扫打着两旁的绿化树,沙沙响。何璐抓紧了肖琳的胳膊。一路上没有人说话,夜里三点,校园一片死寂,除了风声就是黑暗,每一道声音的突如其来都会让人尖叫。
  
  楼道里只有空荡的脚步声回响,一下一下撞在三个人心果上。
  
  到三楼时,她们都看见声控灯亮开的楼道尽头门开了一个人可以进入的口,里面却没有一丝灯光和声音。
  
  肖琳捏了捏拳头谨慎地朝前靠去,后面两个人颤颤巍巍跟着。
  
  实验室足有六十个平方,中间有一张漆黑的大木桌,上面摆着一个试管架。值得安慰的是,即使天气不好,但薄弱的月光仍能照进来,四支轮廓分明的试管就躺在试管架上。
  
  虽然人还在门口,但已经能够看到月光里显得冷寒的试管里有半试管无色透明的液体。
  
  “栓上门。”
  
  这个声音突如其来,甚至不知道声源。就连肖琳也吓了一跳。
  
  目光扫过,窗口出现了一个背对她们的黑影。根据声音,她们猜得到是莫非。
  
  唐诗拉上门闩,和其他两个人走了过去。肖琳瞅了瞅满屋的试剂瓶,有些不安,说:“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你别想玩什么花样,否则我们绕不了你!”
  
  “你们很准时嘛!”黑暗笼罩的一个角落里突然有了另一个的声音,“也很团结,一个也没落下。”
  
  何璐惊了一下:“吴媛?”
  
  “她怎么会来这里?”唐诗的话语富有敌意,显然在质问莫非事先为什么不通知她们。
  
  “忘了告诉你们,吴媛也加入这个游戏。”莫非的话让人没有反驳的理由,但她们从心里抗议。
  
  吴媛从阴影里走了出来:“开始吧。”看来她已经迫不及待。
  
  “等等!”唐诗对吴媛的突然出现感到不安,她想知道关于这个游戏更多,所以问了莫非,“这个游戏有什么意义?”
  
  莫非转过身,走近桌子,面对试管架,看了很久:“人由肉体和意识合成,而所谓的意识就是每个人的灵魂,每个人的灵魂都不被自己和他人完全了解,但它深深存在,或者说那是另一个自己,这个游戏能让你们找到另一个自己。”
  
  “都没问题了吧?”大家都没有说话,莫非继续说,“那就开始吧——你们都过来。”
  
  四个女生走近试管架,面对试管,除了吴媛盯着试管一言不发,其他三人都充满疑问。
  
  “你们面前有一根试管,里面有灵魂溶解剂,等一下你们的灵魂会离开身体进入试管,我会交换试管的位置,你们要做的是,在四个试管中找到不为人知的另一个自己。时间为半小时,这期间你们可以和另一个自己交流,如果中途受到干扰或延时,就算失败,所以从现在开始要听我指令。”
  
  女生们深深吸着气,似乎都已准备好。
  
  “看着你们面前的试管,放宽心境,深呼吸三次。”女生们一一做完这些动作,“拿起你们面前的试管,保持与鼻子一厘米……”莫非继续说,“闭上眼,深呼吸……走进一个大世界,去寻找你们自己吧。”
  
  看着女生们顺从,莫非脸上的微笑更神秘起来。
  
  月光隐去容颜,屋子完全黑暗,只有四个女生静静站着,仿佛没有丝毫气息。
  
  随时间推移女生们的额头渐渐渗出密匝匝的汗来,白皙的手腕间经脉跳动清晰可见,气息也越发剧烈起来。
  
  莫非知道一切,却毫不紧张,只是盯着手腕上的表指针移动,他满脸的成就感显露出来。
  
  突然,响起了刺耳的铃声……
  
  四、自己
  
  四个女生猛然睁开眼,手里的试管滑落,碎裂一地,人也瘫软在地。
  
  莫非怒不可遏:“谁带了手机,我说过要关机!”还有五分钟就到游戏结束时间,但铃声让游戏结束了,莫非的挫败感促使他发疯一样大吼。
  
  手机是唐诗带的,她确实已关机,但她怕出现意外就设了闹铃。
  
  女生们似乎都很虚弱,眼神迷茫而空洞,惶恐与无助让她们失去了一切力量……她们看到了什么?
  
  “不!不可能!”肖琳颤抖起来,痛苦地摇着头,“我不会杀了我爸!不可能!不可能!那个人不是我,我看到的那个人不是我!”
  
  似乎其他人都不在关注肖琳的异常举动,这一刻就连自己也照顾不急,只有莫非渐渐平息了愤怒:“你会!他恶行不改让***难产去世,他嫌弃你是女孩,不管你,是他让你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疼没有人爱,遭人唾弃!你另一个自己恨他入骨!”
  
  肖琳在这一刻所有的委屈便随脸上的泪水倾泻而下……
  
  何璐眼神涣散,声音低微:“我怎么会自杀!我还有好姐妹!还有妈妈!”低吟间泪水已滑下脸颊。她也不信自己的人生会走到这样的尽头。
  
  “你除了有个整天人心惶惶精神几近崩溃的母亲,你还有什么?好姐妹只是你的幻想,高中毕业就面临分道扬镳,你同样被人遗弃,同样是个可怜虫!”
  
  “闭嘴!”何璐大吼起来。
  
  莫非继续说:“你抽屉里一直放着安眠药,总有一天你会全部吃下去!”
  
  何璐拼命摇头,她不知道这些别人怎么会知道。但莫非的话让她恐惧:他说的真的是另一个连自己也无法面对却真实的自己啊!
  
  唐诗像丢了魂一样,缓缓站起身朝实验室门口走了出去,喃喃呢呢的声音荡在黑暗里:“我怎么会害死继母!不可能的!”
  
  “那个女人勾引你爸,使你爸抛弃***和你,让你生活在被人耻笑和侮辱中,你恨她,你会报复。你不是以身体为条件找废柴撞死她吗?”莫非声音很大,生怕走远的唐诗听不到。
  
  吴媛颤抖着,她也没想到内心的自己会杀了唐诗。
  
  “吴媛,如果唐诗父亲不拖欠民工工资,你爸也不会绑架他,阻击手也不会打死你爸。你也不会在母亲车祸后再没有双亲,你认为这一切都是唐诗父亲造成的,你也会让他尝尝失去亲人的痛苦!你不是一直在策划吗,梦里也会说出来!”
  
  夜很静,一片死沉。没想到面对自己是那么的痛苦,那么沉重,犹如无法驱散的阴霾。
  
  “你们本希望爱与被爱,一切美的所在。但你们都失去了,你们所谓的好姐妹只是一群孤独寂寞者的互相取暖,你们试图逃离,可是你们摆脱不了内心那个自己的纠缠,所以不断与之斗争,反叛、变得邪恶,然后痛苦。”
  
  尾声
  
  阳光洒满世界。更多日志QQ:84420163
  
  三个刚多了一个好姐妹的人围坐草坪。一个女生怀抱东西气喘吁吁跑过来:“有你们的信。”
  
  吴媛颤抖着手缓缓撕开封口,因为信封上的笔记很熟悉。
  
  这是四封完全相同的信:
  
  如果说家庭美满是一个人最大的幸福,那么你们就是最大的不幸。肖琳父亲是个酒鬼,她出生时父亲醉酒错过时间导致母亲难产去世,父亲很不喜欢女儿,她恨父亲……何璐父亲在家庭暴力中意外去世,母亲精神分裂,她的家支离破碎……唐诗,父母的感情插曲,让她成为牺牲品,她痛恨始作俑者……吴媛父亲因唐诗父亲不发放民工工资铤而走险,绑架中被阻击手击毙,接着母亲车祸去世,吴媛发誓让唐诗父亲付出代价……
  
  我了解到这些,知道你们正在被另一个自己带进没有尽头的黑暗,策划了这个游戏,利用化学试剂让你们潜意识现形。
  
  你们见到的另一个自己是真实的,它一直潜藏在你们内心,只是你们一直无法面对。惧怕它,却被它吞噬。在我有限的生命里,我想做一件事,就是让你们回头,向往一切美好,看吧现在不是阳光绚烂吗?其实你们都不知道,我也是个孤儿,从未见过父母,现在我身患癌症,或许你们看到这封信我已经走了,但我知足了,我完成了一个伟大的作品。
  
  如果可以,希望你们继续找寻游戏参与者,这也是我的梦想……
  
  神秘人:莫非
  
  “喂?你就这么跳下去了?不如听我们给你讲个故事再做决定吧?”教学楼顶,四个女生手牵手。
  
  围栏边缘遥遥欲坠的女生侧过一张绝望的脸,却看到了另一片光明。
  
  本文日志是校园鬼故事之《猜魂》。如果您喜欢本文章请分享到您的QQ空间。
  
  想浏览更多QQ日志大全请进入:http://user。qzone。qq。com/84420163
  
  更多精彩日志QQ:84420163
  
  

分页 1

相关阅读

上一篇:小楼里的镜子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还读了以下文章

双生子之另一个自己
内涵鬼故事之手机
内涵鬼故事之路口
解剖手术台上少女突然睁开眼
内涵鬼故事之考试
旅途惊魂 (下)
鬼与神仙,晚死三天
恐怖迷-亡妻恶灵
狱者奇谈-虐恋4
镜中笑魇-镜中笑魇43

关于此文章的评论

本文标题:猜魂
本文链接:http://jyhmk.com.cn/gsdq/guigushi/167370.html

学会感恩

常怀感恩之心,
做懂感恩之人。
生活需要一颗感恩的心来创造,
一颗感恩的心需要生活来滋养。
感恩你、我、他,感恩全世界---感恩一生网

感恩一生网为读者提供海量感恩故事、感恩文学、感恩祝福等感恩文章,部分为网上搜罗以及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发送邮件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 谢谢对感恩一生网的关爱

备案号:沪ICP备13041455号-1 | 网站地图 |
如果您有精彩的小故事投稿可发邮件至感恩一生网主编邮箱147446876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