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之怨惊辣鬼故事全集。

首页
祝福语
感恩文学
励志文学
情感随笔
经典语句
故事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嗜血之怨惊辣鬼故事全集。

嗜血之怨惊辣鬼故事全集。

发布:感恩 | 分类:鬼故事 | 更新时间:2016-07-17
  [嗜血之怨1之血饮鬼祭]
   我醒来时在一个小木屋里,木屋并不大很昏暗。我前方有一个木门被锁死了。门上有一个小铁窗,这是木屋唯一个可以透光的窗户,其它窗户都被封死了。
  我听到一阵哭声传来,那哭声中充满了绝望,不甘和怨恨。我隐隐中看见这里还有三个人,其中两个男子,一个坐在我旁边虽然满脸胡渣,但还是可以看见他苍白的脸。另一个躲在木屋的角落瑟瑟发抖。还有一个女人同样躲在角落,哭声就是从她那里传来的。
  我慢慢回忆起来。我叫叶辰是,是一个摄影爱好者。今天我骑车去郊外拍照,不知不觉走了一天。在快黄昏时刚好看见一个小村庄,于是我决定去里面投宿。小村庄三面环山风景很好,房屋都是古香古色的砖瓦房。
  我进村庄时看见人人都面色苍白,有很多老人和妇女在门前上香。一路上我感觉人人都在看我,不过不是好奇的眼神,更像一种怜惜的眼神。我正发愁是不是碰上了村里的什么节日,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让我投宿。忽然一个中年妇女跑出来问我是不是要投宿。我点点头说是,她马上说她叫王妈可以带我去她家住一晚。说完她有些过分热情的拉着我走。
  我当时想反正也要找个地方睡一夜,就跟了上去。一路上我老觉得有人在后面跟着我,不过我也没多想。很快到了王妈的家门口。她正要引我进去时,突然一个女孩冲出来一手拉着我一手不断的指着村口方向,嘴里哇呀哇呀的叫个不停。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几个不知道那里跑出来壮汉把女孩拖走了。
  王妈一面拉我进她家,一面和我说那是村里的疯丫头,还是个哑巴,叫我别在意。可是我觉得她不像疯子,起码我看她身上很干净,头发也不乱。正想着,王妈端来一碗水说这是村子里的习俗客人进门要喝一碗糖水。我想入乡随俗,于是就一口喝了。喝完后我感觉天旋地转,我看见王妈在对我冷笑。接着我两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醒来时也就看见现在的情形。“我在那里?”我向我旁边的男人问道。他先是一阵沉默然后叹了口气说“这里是村里用来关祭品的地方。”“祭品?你是说我们是祭品?”“是,我们都要被活祭。”我听见他说这话时明显在颤抖。“村里人很相信鬼神?”我疑惑的问道“不!是真的有鬼!”说完他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我的手脚并没有被绑起来,于是我挣扎的站起来。查看了一下身体并没有受伤,但身上除了衣服什么东西都不见了,打电话报警是不可能了。“你不用想着怎么出去,什么方法我们都试过了,结果都是换来一阵毒打。”我旁边的男子冷冷的对我说。男子接着问“你叫什么名字?怎么来到这的?”。我老实的交代了我的来历。
  男子听完后说“叶辰对吧?”见我点点头他接着说道“我叫赵言,和你一样也是来投宿的,结果你也看见了。我被关在这里有两个多月了。”赵言指了指在角落的男子说“他叫什么我也不知道,他比我关进来的时间还早,我进来的时候他就这样,问他话他就不断的说‘鬼!鬼!不要,不要喝我的血。’刚开始我不明白,可是后来我知道他在说什么了。”
  不容我发问赵言又指了指那名女子说“她叫胡晓云,被关在这里一个多月了,她是和他男朋友林越一起被抓起来的。那天村里的人要拿她去当祭品,林越为了救她,对来拿人的村民破口大骂故意激怒他们。村民真的被林越激怒了不仅痛打了他一顿还把他拿去当祭品。胡晓云是看着林越死的。而林越死后她就时不时的一个人躲在角落哭泣。”
  听完我正想发问可是赵言用手势制止我。“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但我现在和你说你也很难理解。你透过铁窗就能看见祭台了。”我马上到铁窗旁,果然我看见大约15米远的地方一个直径约3米高约1米的圆形台子,整个祭台用黄布盖的严严实实。台子中间还有一根成人大腿粗的柱子。
  见我回过头赵言又说道“我有算时间今天就是新月,每个新月都要献祭。如果你幸运不是今晚的祭品,你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不等我回话,赵言已经把眼睛闭上不说话了,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也没用。我只好坐在地上慢慢消化赵言刚才说的话,赵言说过真的有鬼,真的有鬼吗?还有献祭是什么样的?献祭给谁?是神?是鬼?一大堆问题让我的脑袋如一团乱麻,最后一片空白。
  天马上全黑下来,因为是今天是新月看不见月亮。没有了月光的照射使本来昏暗的木屋变得一片漆黑。很安静所有人都保持沉默,除了胡晓云小声的抽泣声和紧张的呼吸声再也没有其它声音。我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但现在我也不禁感到了恐惧,对未来的恐惧对未知的恐惧。
  就在我被这让人窒息的安静折磨的受不了时,一阵脚步声传来。他们应该是来拿祭品的人。今天的祭品会不会就是我?我这时不禁感到了绝望。
  不容我多想,一阵铁链碰撞的声音,门被打开。几个满脸横肉的壮汉举着火把走进来,其中一个人把我们挨个看了一遍,最后指了指蹲在角落的男子。很快几个壮汉如狼似虎的把那名男子拖了出来,借着火把的光芒我终于看清了那名男子。肮脏杂乱胡子和头发把他的脸遮掉了大半,脸部肌肉因为过分恐惧而扭曲在一起,看起来很狰狞。黑色的眼圈和浑浊的眼睛写满了绝望和恐惧。嘴张的很大似乎在努力的喊叫,但声音很小很沙哑。他很瘦几乎是皮包骨,身上破旧的衣服盖不住满身抓痕。那应该是无法忍受恐惧的煎熬自己在身上抓出来的。他无力的挣扎着,可毫无效果。
  门被重新关上,我透过铁窗看见那名男子被绑在祭台的柱子上。这时男子不知那来的力气放声痛哭起来,虽然他的哭声很无力很沙哑,但是四周很安静我听得很清楚。那哭声是那样的无助,后来他好像是彻底绝望了哭声慢慢变成凄厉的惨笑,直到他再也发不出声音昏死过去。
  因为没有钟表我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村民开始陆续到达,这些到达的村民静静站在离祭台大概3米处没有人说话。的直到夜深了一个穿着道士服的中年男人穿过人群,周围的村民似乎对道士很尊敬,他穿过人群时每个人都低下了头。很快道士来到祭台上高声说道“按照惯例今天的祭典还是由我通仙居士来主持,只要大家在每个新月献上祭品,神灵一定会保佑这个村子的。现在祭典开始。”
  接下来所谓的通仙居士做了一连串的奇怪动作,嘴里还念念有词的。祭典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久,通仙居士在做完动作后在祭台的两边各插了一个点燃的火把就宣布祭典结束了。很快村民都散了,通仙居士也跟着离开了。除了被绑在祭台柱子上的男子,祭台周围一个人也不剩。
  这样就完了?然道献祭就这样?那名男子除了被绑起来并没有被伤害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我正疑惑着,突然一个身影鬼鬼祟祟的向祭台靠近。然道这就是鬼?我不禁心跳加快,啊,是通仙居士!借着祭台边的火把光芒,我终于看清了是通仙居士。我看见他很快来到被绑着的男子身旁,拿出一把匕首很熟练的在男子身上划出几道小伤口。鲜血马上染红了男子破旧的衣服,空气中也传来一阵淡淡的血腥味。
  通仙居士做完这些马上离开了。在他走后不久我突然感觉好冷,刺骨寒冷。接着我看见祭台边的火把一阵摇晃,上面的火焰渐渐变成苍白的绿色。盖在祭台上的黄布慢慢渗出血液,把整块黄布都染成血红色,空气中瞬间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突然一个身影诡异的浮现在那明男子身后,分不清他是男是女。他低着头头发很长挡住了他的脸,长长的头发像枯萎的稻草。他一身白衣不过上面满是血迹而且多处破损,可以看见里面邹巴巴的白灰色皮肤,不,那更像干枯的树皮。那个身影很消瘦要不是那干枯的皮肤几乎就是骨架。这时他把头抬了起来,我看清了他的脸。同样是干枯的皮肤,而且像是干旱很久的土地一样上面满是干裂的裂痕,五官像严重脱水一般狰狞的扭曲在一起。他的嘴角还有风干的血迹,他的双眼看不见眼珠和眼白只有一片猩红色,我很快意识到他是鬼。那个鬼用鼻子大口的嗅了嗅空气,仿佛空气中的血腥味带给他极大的满足。然后他看向被绑着的男子,双眼红光一闪。被绑在祭台上的男子身体诡异的全身颤抖起来,皮肤下的肌肉更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蠕动着。很快男子全身都冒出血浆来,在祭台上形成了一摊血水。血浆好像有一种腐蚀作用,把男子的衣物和毛发全部腐蚀掉,不!还有男子的皮肤,他已经体无完肤可以看见血肉模糊的肌肉组织。也许是剧烈的疼痛把昏迷中的男子惊醒,他发出一声惨叫也是最后一声惨叫。
  接着男子的身体如同融化了一般,大片大片的肌肉脱落下来露出了森森白骨。他的胸腹肌肉很快脱落了,脾脏,肝脏,肠子都从腹腔里面流出了。他的眼珠失去了肌肉的支撑从眼眶里滚出来掉在地上滴溜溜的滚,最恐怖的是他的七 窍 不 断 涌 出 掺 着 血 的 脑 浆。
  我从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忍不住低头呕吐起来,可看见自己的呕吐物又忍不住联想起那血腥的场面就吐的更凶。
  等我吐的全身脱力勉强抬头往铁窗外望时,我看见被绑在祭台上的男子已经变成一具骷髅和一摊血水了。而那个鬼趴在祭台上吸嗜着地上的血水,血液如沸腾了一般不断的向鬼的口中涌去直到血水全部被吸干。我看见那个鬼的身体渐渐的膨胀起来,本来干枯的皮肤变得饱满光滑。他猛地站起来满足的舒展了一下身体,我看清了他的脸已经变成一个美丽女子的脸。但是她的眼睛仍然是一片猩红,嘴角满是新鲜的血液。
  我吓傻了,这就是活祭!就是献祭给那个鬼,不应该说那个女鬼。我的身体不停地颤抖起来,如潮水般袭来的恐惧感让我几乎无法呼吸。这时女鬼好像不够满足,凄厉的嘶吼起来。这时我感觉周围的景物全部变成血红色,跟恐怖的是我发现血液疯狂的都从身体里涌出来。我当场被吓昏过去。
  我醒来时天刚刚亮,是胡晓云的哭泣声把我吵醒。查看了一下身体并没有受伤也没有血迹。我奋力的爬起来,透过铁窗向看祭台看去。没有女鬼的踪影,祭台两边的火把已经熄灭了,盖在祭台上的黄布也变回了黄色上面没有一丝血迹,然道是梦?但是绑在祭台柱子上的一具骷髅却告诉我一切都是真的。我感觉两腿一软坐倒在地上,没有因为不是昨天的祭品而感到庆幸,是更加的绝望,更加的恐惧。。。。。
  木屋里没人说话。赵言对着天花板发呆,胡晓云已经停止了哭泣,应该说是哭的昏过去了。木屋里安静的让人抓狂。我被关在这里已经半个月了,每一天都在想着怎么逃出去。自从我那天看见几个村民冷漠的把祭台上的骷髅抬走,我就知道不会有人怜惜我的生命。我想活命就必须逃出去,可是我想进了任何办法都无效。这个木屋很坚固,很难破坏木屋逃出去。而且我检查过了每一个地方根本没有一个尖利的物品,地上只有一些干枯的稻草。每天都有人来送食物、水和检查木屋有没有被破坏,但都是三五个人一起来。所以不可能在来人送食物时逃跑也不可能在木屋里干什么挖地道之内事情。更别说那个通仙居士也时不时的来查看一番。我依然强迫自己想办法,可是越想就越觉的绝望。。。。。
  突然不知什么时候醒来的胡晓云一阵惨笑,我看见她用长长的指甲奋力的割破手腕上的血管让鲜血顺着她的手流下来。我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我马上站起身想去阻止她。这时赵言悲凉的声音传来“她已经受不了恐惧和绝望的摧残了,你阻止她是对她的残忍。”我不禁再也迈不动步子,我看见胡晓云一脸解脱的笑容慢慢睡去。。。。。第二天来送食物的村民发现了胡晓云的尸体很愤怒,他们对我和赵言一阵拳打脚踢。我被打趴在地上不觉得痛而是感到畏惧,一种本能的对死亡的畏惧。胡晓云的死,然道不是在告诉我我的命运吗?我最终还是要惨死在这里吗?赵言同样没有出声麻木的躺在地上。我想他也许和我想的一样,也许他早就想到了这点,也许。。。。。。。
  我看见自己被绑在祭台上,通仙居士在对我冷笑,然后在我身上划了几刀。突然通仙居士消失了,变成了那个女鬼。我看见女鬼面对着我,那猩红的双眼红光一闪。我的身体如同融化了一般,大片大片的肌肉脱落下来露出了森森白骨。。。。。惊醒!我已经不止一次做这样的恶梦了。
  今天是阴天本来昏暗的木屋更加昏暗了。算算日子这已经是我被关的第29天了。我靠在墙角发呆,我已经不再想怎么逃跑了。也许这29天已经足够我彻底绝望了。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这几天一直没有其他人被抓进来。明天又是新月,也就是说我和赵言其中一个将是明天的祭品。我心里甚至有些期盼祭品是我,因为这种计算着自己还能活几天的生活已经让我快疯了。但想起活祭的过程我又感到一种无法抗拒的恐惧。
  一阵铁链碰撞的声音,门被打开。可这个时候并不是送饭的时间。我抬头看见一个女孩站在门口,我记得她是那个哑了的疯丫头。可是她现在开口说话了“你们快跟我走。”她看我和赵言没反应又紧张的说道“你们还坐着干嘛?我是来救你们的,快和我走呀!”
  我和赵言都愣了两秒,然后像被打了一针兴奋剂一样跳起来。女孩看我们站起来接着说“你们可以叫我梦雪,先别问那么多,我带你们逃离这里。”可能是好不容易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我和赵言几乎无条件的相信了眼前这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女孩。
  梦雪带我们在小道上穿行,为了不被村民发现我们绕了很多路。眼看到就要离开村子了,我们都很兴奋要不是怕被发现我几乎想欢呼几声。可是我很快失望了,不知那里跑出来的几个村民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我们被发现了。很快四面八方都响起了脚步声,我们被赶来的村民包围了。
  “你们真的以为能跑的掉吗?”随着话音通仙居士快步穿过人群走到我们前面。“你这个骗子。”梦雪咬牙切齿的骂道。通仙居士和村民明显都一惊。人群中马上响起了小声的议论声“梦雪不是哑巴吗?”“她不是疯了吗?”“怎么会这样?她不是被神灵给。。。”“安静!”通仙居士大声喊道“你们都看见了,梦雪因为冒犯了神灵被神灵变成了哑巴。可是现在她能说话了,说明她和鬼怪做了交易,她想害村子被毁灭。”“你。。。。”没等梦雪说完。通仙居士一甩袖子,一阵白雾从他袖口飞出,梦雪直接昏了过去。等我和赵言反应过来那阵白雾已经飘过来了,我和赵言都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很快失去了知觉。
  我醒来时发现我又回到了木屋里梦雪也在,不过还在昏迷中。赵言已经醒了,他靠在墙角虽然他一脸冷漠,但我清楚的看见他眼角的泪痕。我瘫坐在地上感到一阵无力,眼看着逃生的希望破灭让我更加的绝望。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流下来。。。。。。
   [嗜血之怨2之鬼女血怨]
     天黑时梦雪醒了。她先是惶恐的看向周围,不过很快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于是抱头痛哭起来。毕竟是一个半大的女孩,又是为了救我们才被抓。我走到她身边坐下,想安慰她两句,可是我含含糊糊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
     梦雪看到我好像找到了倾述对象对我说道“通仙居士是个骗子,这一切都是他的骗局。”“骗局?然道这一切都是假的?根本没有鬼?”我不禁问道。梦雪擦了擦眼泪说“你听我说完就知道了。我是这个村子的人,半年前通仙居士来到村子里。说村子有灾难,开始村民都不信。可是通仙居士不知弄了什么把戏,村里不断有灵异事件发生。很快村民们包括我当时都信了,于是村民们请通仙居士为村子做法。通仙居士要了大量的财务才肯做法,可是做法后他说要向神灵活祭一个美丽女子才可以让神灵才可以解除灾难。在通仙居士的劝说下大部分村民都同意了活祭,而一些不同意的村民却接二连三的出现意外。通仙居士对大家说这是神灵在催促他们献祭。还说如果在下个新月到来时没有献祭,神灵将不会保佑这个村子,灾难将会降临。于是所有人都同意了献祭。后来通仙居士选中了我的姐姐梦雨作为祭品。在新月的那个晚上村里举行了祭典,姐姐被绑在祭台上。通仙居士做法后要求大家都离开,说神灵要享受祭品不能让别人看见。于是大家都离开了,可是我没想到,我没想到……”
     说道这里梦雪已经泣不成声了。听到这里我心里也为她的姐姐感到痛惜,我正想出声安慰。可梦雪又接着说下去“祭典完我回家怎么也睡不着,于是我决定去找通仙居士,我当时想去问问通仙居士这么烧一些东西能让我姐姐能收到。可是当我到通仙居士的住处时我听到了女子的哭喊声,我偷偷的往窗户了看。结果看见了我的姐姐,她……她被通仙居士压倒在床上……我当时吓傻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等我回过神时我看见通仙居士把我姐姐击晕放进麻袋了,然后背起麻袋偷偷摸摸的跑了出去。我赶紧跟了上去我想救我姐姐,可是我看见通仙居士他既然把我姐姐丢进村子后山的一个生满会吸血的毒虫的山洞里。这个洞可是村里的禁地呀!没有人可以活着出来。我想阻止时已经来不及了,我当时就被吓的大喊大叫起来。通仙居士很快发现了我,他本来想杀我灭口的,可是闻声赶来了一些村民。于是通仙居士向我撒了一把粉末,我马上发现我喉咙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我对着村民哇呀哇呀的叫个不停,可是怎么也说不出话。通仙居士则向村民说我偷看神灵和他沟通,冒犯了神灵被神灵变成了哑巴。”
     “怎么说村里是没有鬼的?那个女鬼又是怎么回事?”赵言明显也在听,他很激动的问道。
     梦雪沉默了很久还是回答道“村里确实有鬼,而且鬼就是我死去的姐姐梦雨。你们先听我说完。”虽然我和赵言有很多疑问,可还是耐着性子听梦雪继续说。
     “那天我看见姐姐被害后又没法说话。赶来的村民也没有看见被扔进山洞的麻袋,更没有看见通仙居士的行凶过程。所以大家都信了通仙居士的话,我那时气得哭晕过去了。幸运的是村民后来把我送回家了,没有给通仙居士杀人灭口的机会。我知道通仙居士不会放过我,于是就装成我惊吓过度疯了,加上我变成了哑巴又不识几个字。通仙居士也慢慢放松了对我的戒备。我于是一边装疯一边找机会揭穿通仙居士。可是我必须能说话才能向村民们揭发他。幸好一次放牛时我想起来牛吃了一种毒蘑菇会被毒哑,而吃了一种山里的草药就会好。我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吃了一点那种草药,结果我发现能说话了。我本来想直接去告诉村民姐姐是怎么被害的。可是我那时听到村民说通仙居士要宣布什么叫大家去祭台集合。我当时想看看他又耍什么花样就不动声色的跟了上去。到了祭台通仙居士说‘神灵很满意上次的献祭,但是神灵还不够满足,神灵说要是每个新月都献祭一个人他就确保村子平安。神灵还说不一定用村里的人献祭了,会有几个外乡人来这里。那些人也可以成为是神灵祭品,只要把那些人抓起来,在每个新月活祭一个。村里将一直平安。如果不献祭,下次新月将有灾难到来。’大家本来都不太同意,可是在通仙居士的胁迫下大家还是同意了。村里每个月都会来一些投宿的人,我不希望再有人被害我想揭发他,可是我没有证据。所以我想等祭典那天通仙居士一定会有所行动,只要我那时大叫把村民都叫来。我看他怎么交代。祭典那天通仙居士叫大家都离开时我偷偷躲在祭台旁边的树林里。后来我看见通仙居士跑回来,在那个被绑在柱子上的外乡人身上划了几刀,又跑走了。我正奇怪,可是我马上看见了一个鬼出现在祭台上。我吓呆了,后来就看见了那个血腥的场面。在后来我看清了那个鬼是姐姐,我也不知道姐姐怎么会变成鬼。”
     我听完感觉心里沉甸甸的,赵言却很愤怒的对梦雪吼道“杀害你姐姐的是通仙居士,为什么要我们来活祭?你姐姐为什么要害我们?”我马上阻止了赵言继续说下去“这不关梦雪的事,而且梦雪是为了救我们才被关的。至于那个女鬼,也就是梦雨应该是无法忍受鲜血的诱惑,所以会被通仙居士利用。”
     “你说的没错。”一个冰冷的声音向起,我刚好透过铁窗看到通仙居士一脸冷笑的向木屋里望。“你这个混蛋来干什么?”我愤怒的骂道。“哈哈哈!我来看看你们有没有耍什么花样呀!顺便来告诉梦雪,没想到你这个丫头的城府还挺深的。既然装疯装哑巴怎么长时间,还偷了这里的钥匙来救人差点坏了我的好事。不过没关系村民现在都相信了我的说法,你就是明天的祭品。哈哈哈。。。。。”
     “为什么?为什么要怎么做?为什么要害我们?”赵言愤怒的大喊。通仙居士又冷冷的一笑说“为什么?好!既然你们都要死就让你们做一个明白鬼。我也不怕你们说出去,因为村民都相信我。开始我来这个村庄是想装神弄鬼骗一些钱财,可是我后来看中梦雨的美色就干脆骗村民要献祭一个美丽女子才能避免灾难。一切都很顺利,我财和色都骗到了。可是我没想到梦雨被我杀害后,会因为怨气太重变成厉鬼。有一天她来索我的命,我用道术逃脱了。可 我 逃 不 出 这 个 村 庄 因 为 梦 雨 用 了 鬼 打 墙。还 好 我 发 现 梦 雨 有 一 个 弱 点,就 是 她 是 被 毒 虫 吸 干 了 鲜 血 而 死 的,她 无 法 忍 受 鲜 血 的 诱 惑。人 的 鲜血可以暂时平复她的怨气,而她是新月那天死的,只要每个新月向梦雨活祭一个人让她喝了人血。她的 怨气 就会暂时平复我就不会有事,所以我骗村民说神灵要求每个新月要献祭,其实是要村民去抓人来当我的 替死鬼。而你们都将成为我的替死鬼。哈哈哈……”通仙 居士说完就走了。
     知道了真相我感到一阵愤怒,不甘,最后变成无奈和恐惧。明天又要祭典了,虽然祭品不是我,但我也并不感觉好多少。
     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夜,今天就要献祭了。我忍不住看向梦雪,她比我想象的要坚强,面色很平静可还是掩饰不住她眼里的害怕。突然我看见她脖子上带着一颗漂亮的白水晶石。大概关进来时把口袋里的东西拿走,忘了拿走这块带在脖子的水晶。
     这时我灵光一闪。这块水晶是菱形的,可以起到凸透镜的作用也就是聚光作用。这里还有易燃的干枯稻草和铁窗透进来的阳光,那么我们就可以生火。而这个木门是通过一条铁链,穿过木门上和墙上分别镶着的半个铁环,在用铁锁锁住铁链把门锁住的。也就是说只要把铁链、铁环、铁锁中的一样弄断们就能打开门。铁链、铁锁是不可能了,但是那半个铁环是镶在木门上的,只要把镶铁环处的木质破坏铁环就会从木门上脱落下来,木门就可以打开。木门只有两厘米厚,有了火可以让木质碳化,碳化后的木质会变得很脆弱很容易破坏。
     我马上和赵言、梦雪说了我的想法。于是我们赶紧行动起来,因为只有一个铁窗透光,所以阳光只有几小时照的进来。而且我的想法是理想状态,会不会实现还不一定。我举着水晶在阳光下聚光,把聚光点对准稻草。几个小时过去了稻草依然没有被点燃,我快急疯了。这可是我们最后的逃生希望呀!
     几乎在最后一丝阳光消失前,稻草冒起了青烟一个小小的火苗窜了出来。我们有了火接下来就简单了,我只要小心的控制火焰不让火把整个木门烧着同时让需要破坏的木质被点燃碳化。一切还算顺利,木质碳化后被我们很轻易的破坏了。经过半小时的努力铁环从木门上脱落下来,木门开了。
     很幸运周围没人赵言和梦雪很激动正准备跑时被我拉了回来。他们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我赶紧解释“你们看看天色,快天黑了。要不了多久来拿祭品的人就会来,我们现在跑是跑不了多远的。”“那怎么办?总不能在这里等死吧?”赵言焦急的问道。我指了指祭台问梦雪“祭台是木质的,而且是架空的对吧?”见梦雪点头我继续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直径约3米高约1米的祭台下面足够我们三个人藏身了,而且上面盖着黄布是很好的掩护。我想村民发现我们不见的话,一定会到处去找,但不会有人想到我们躲在祭台下面。今天晚上有祭典,通仙居士找不到我们一定会拿其他人做祭品。我们先藏在祭台下面等通仙居士做法后会要求大家都离开等大家走后,这个时候是我们逃跑的最佳机会。”
     说完我率先跑到祭台掀起黄布钻了进去,赵言和梦雪犹豫了一下也跟着钻进来。我知道其实大家一百个不愿意靠近祭台,可这是我们能想出的最好方法了。
     过不了多久,祭台周围就向起了混乱的脚步声和叫喊声。村民已经发现了我们逃跑,忽远忽近的脚步声和叫喊声持续了很久。后来还听到通仙居士在愤怒的破口大骂。我们躲在祭台下面不敢出声,很幸运一直都没有人发现我们。祭典还是如期举行了,一个倒霉的村民被通仙居士拿来做祭品。如我所料祭典后村民和通仙居士都离开了,而且被作为祭品的村民吓昏过去了。我马上拉上赵言和梦雪拼了命的往外跑。根据以前的经验我知道通仙居士马上会回来的,所以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们跑出去没多久,梦雪忽然拉住我说“你们先走,一直往前跑就能出村子。”“那你呢?你不和我们走会被抓去当祭品的。”“我要去救那个被作为祭品的村民,毕竟是我的乡亲我不能看着他死。”“可是……”“我是一定要回去救人的。”梦雪的眼神很坚定。“我帮你。”赵言几乎想都没想就决定了。说完赵言马上拉上梦雪就要往回跑。我赶紧拉住他们说“要救人也不是这么救,你们听我说……”
     我们埋伏在祭台边上的树林里。很快通仙居士鬼鬼祟祟的身影慢慢靠近了。他经过树林时我猛的扑上去从背后捂住他的嘴,赵言马上用事先准备好的石头把他砸晕过去。这是我临时想到的方法,要是直接去救人很容易让通仙居士发现,所以要先制服通仙居士。然后用通仙居士去把当祭品的村民换下来,这样不但可以救人还可以结束这一切。
     我们很快把被作为祭品的村民救下来,并把通仙居士绑在祭台上。赵言马上把那个村民拖进树林,还好那个村民一直没醒。我飞快的找出通仙居士的匕首,在通仙居士身上飞快的划了几道。做完这些我也马上跑进树林里。
     可是意外发生了,[添加扣扣一一四七四一二二四六查看正版小说]也许是我划的太用力。在疼痛的作用下通仙居士醒了。他很快发现自己的处境大声呼救起来。我已经听到闻声而来的脚步声。我赶快向祭台冲去,现在只有先控制住通仙居士才有活路。赵言也反应过来跟我一起冲了出去。突然一股刺骨的寒气瞬间将祭台周围笼罩,。祭台边的火把一阵摇晃,上面的火焰渐渐变成苍白的绿色。盖在祭台上的黄布慢慢渗出血液,把整块黄布都染成血红色,空气中瞬间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女鬼的身影诡异的出现在通仙居士身后。恐怖的场景再次发生女鬼的双眼红光一闪,通仙居士马上全身颤抖起来,皮肤下的肌肉更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蠕动着。通仙居士发出非人的惨叫声。很快他全身都冒出血浆来肌肉一片片的脱落,直至变成一具骷髅和一摊血水。
     女鬼很快喝干了祭台上的血液变回了梦雨的样子。这时祭台下突然疯狂的涌出浓稠的鲜血,我很快被血液淹没。我感到出奇的冷而这股寒冷来自我全身的血液。下一瞬间血液仿佛凭空消失,我看见梦雨静静的站在祭台上。不同的是她的双眼已经不再猩红,恢复成正常人的眼睛。她现在是那么的美。
     忽然赵言一把拉上我往外跑,我马上反应过来。此时早有村民赶到这里,不过都被刚才恐怖的场景吓呆了。没有人阻止我们向外跑,我和赵言一口气冲出了村子。我气喘吁吁的回头看有没有人追来。这时我看见梦雨站在村口微笑着的对我们挥手……
  


    

              每篇文章都是你的soul mate 精神伙伴、心灵伴侣、灵魂伴侣。  
             2012 陌子彬 要做站在你们身边的人 像个朋友般 给你们关怀
    
  
                                                                                                        >你好,我是陌子彬,一个文字疯子。
            >如果你也爱这些文字。加彬彬QQ1147412246查看更多原创空间文字。
  
  
  
  
  
  
分页 1

相关阅读

上一篇:梦里的黑乌鸦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还读了以下文章

聊斋志异-墓地
夜狼
判官-判官43 天谴
校园异事录-校园异事录之新生入
夜晚不要走路玩手机
血迹布娃娃
乡村鬼影
瞳观记之友情
恐怖小故事每日一则-敲门
刀锯地狱(上)

关于此文章的评论

本文标题:嗜血之怨惊辣鬼故事全集。
本文链接:http://jyhmk.com.cn/gsdq/guigushi/166545.html

学会感恩

常怀感恩之心,
做懂感恩之人。
生活需要一颗感恩的心来创造,
一颗感恩的心需要生活来滋养。
感恩你、我、他,感恩全世界---感恩一生网

感恩一生网为读者提供海量感恩故事、感恩文学、感恩祝福等感恩文章,部分为网上搜罗以及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发送邮件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 谢谢对感恩一生网的关爱

备案号:沪ICP备13041455号-1 | 网站地图 |
如果您有精彩的小故事投稿可发邮件至感恩一生网主编邮箱147446876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