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者奇谈-珍珠人

首页
祝福语
感恩文学
励志文学
情感随笔
经典语句
故事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狱者奇谈-珍珠人

狱者奇谈-珍珠人

发布:感恩 | 分类:鬼故事 | 更新时间:2015-07-17

  1

  叶慧慧在楼下喊:“夏溪,快点!”我把洗澡用具扔在盆里,抱着盆冲出宿舍,却撞见了刚回来的简芝,她穿着长衣长裤,最离谱的是脖子上还围了条丝巾。

  “这么热的天你怎么穿这么多?”

  简芝似乎没听见我说话,她匆匆从我身边走过,还差点撞翻我手中的盆。

  到楼下时,叶慧慧气急败坏:“怎么这么慢?”

  “刚刚碰见简芝,耽误了一会儿。”

  叶慧慧淡淡地应了一声,拉着我往澡堂走,我知道她与简芝向来不和,所以就不再提简芝的事。

  回到宿舍后,简芝坐在床上上网,她身上还包裹着刚刚穿着的长衣长裤,安装在床顶的电风扇哗啦作响。

  我从床底下拿出洗衣粉,简芝突然问我:“夏溪,你说珍珠是怎么养殖的?”

  “应该是养在蚌里吧,你要是想知道,还是上网查查吧。”我如实回答。简芝指了指面前的电脑:“我一直在查。”说完,便不再理我。

  洗衣服的时候,叶慧慧悄悄对我说:“简芝一天到晚就知道装模作样。”我问叶慧慧她怎么装模作样了,叶慧慧把手中的衣服往水里一丢,朝我翻了个白眼:“这么热的天,她还穿这么多干嘛?冷的话还开电风扇?还不是为了显摆身上那套名牌衣服!还有,你知道她为什么问你珍珠是怎么养殖的吗?我昨天看见她脖子上带着一串珍珠,一颗颗滚圆滚圆的,不知道是谁送给她的。”

  我和叶慧慧洗完衣服,回来时简芝已经睡着了。她还穿着那套叶慧慧口中说的“名牌衣服”,白色的外套边缘被挤压地褶皱在一起。

  2

  第二天,简芝没去上课,她也不在宿舍,只有她的手机落在了床上。我刚把手机拿起,它突然震动起来。

  来电显示是骆谭。

  “简芝吗?”电话那头是一把低沉的男音。

  “不是,我是简芝的同学,她不在,请你等会儿再打过来。”那边静默了一会儿,又继续说:“你好,我叫骆谭,我有一样重要的东西给简芝,可我现在走不开,如果你是简芝的同学,能麻烦你过来拿一下吗?”我想了想,点头答应了。

  看见骆谭时,我吓了一跳,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白的男生,甚至比那些美肤广告里的明星都白,所以他那双漆黑的双眸就显得特别黝黑,还透着隐隐的诡异。

  骆谭领我去拿东西时,我忍不住问他:“骆先生,您平时是怎么保养皮肤的?”

  骆谭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这是我的名片,你看了就知道了。”我把名片接过来,几个烫金的字——珍珠推广员落入我的眼里。我恍然大悟:“原来你是做珍珠推销的。”

  骆谭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珍珠对美肤有很大作用,我每天都坚持用珍珠粉擦脸。”骆谭看着我有些惊讶的表情,又补充了一句,“你不要惊讶,有时候男人比女人还爱美。”我对他笑了笑,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了骆谭的公寓里。

  一进屋子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骆谭在我身后说:“房子才装修好,空气里可能有些粉尘。”我用手扇着空气里看不见的细微颗粒,走进屋内,发现不大的客厅开了三四台电风扇,发出整齐的呼啦声。

  “你怎么开这么多电风扇?”

  “我想让空气流通一点,才装修的房子要多通风。”骆谭边解释边从沙发旁拿出一个红色的盒子:“这是给简芝的。”我接过盒子,感觉盒子虽大,却轻飘飘的没有分量,但我没有多问。

  这之后,我和骆谭又聊了些关于珍珠的美白话题,骆谭甚至还带我参观了他的珍珠收藏。

  回到宿舍,简芝还没回来,叶慧慧却显得很高兴:“她不在宿舍显得清净多了!”我把简芝的盒子放在她的桌上,叶慧慧好奇地问我盒子里是什么,我说:“简芝的东西。”叶慧慧当即说:“切,她的东西我看了都得害红眼。”说完还真装模作样地去抽屉里找起了眼药水。

  3

  简芝在失踪三天后,终于出现在宿舍里。

  她回来时只有我一个人在宿舍,所以,当我看见简芝裹着身黑衣悄无声息地站在身后时,差点尖叫起来。

  简芝捂住我的嘴,我看清是她后立马噤声,惊魂未定地说:“你都失踪三天了!”

  简芝没回答我,她去床上找东西。我说:“你手机在我这里。”简芝听完,马上冲过来问:“最近几天有没有人打电话给我?”

  “有一个叫骆谭……”话还没说完,简芝突然激动地抓着我的手:“他说什么了?”

  “他让你去拿东西,你不在我就帮你拿了,就在你桌上。”话音落,简芝就冲到书桌旁,她抱起盒子,一动不动地看着我。

  我被她看得毛骨悚然,颤巍巍地问:“你看什么?”

  简芝的表情变了,我猜她大概想要对我说什么,可她终究什么也没说,只是最后看了我一眼,然后抱着盒子匆匆走出了宿舍。

  知道简芝出事大概是一个星期后。

  在奔赴简芝葬礼的路上,定格在我脑海中的只有她临走时那副奇怪的表情。

  毕竟同舍三年,葬礼结束后,我和叶慧慧想要最后看一眼简芝,可简芝的家人死活没同意,我觉得简芝家人拒绝我们时的决绝有些奇怪,便和叶慧慧偷偷来到摆放棺材的房子。

  当我看见简芝的尸体时,终于明白简芝的家人为什么不让我们过来看她了,那一刻我心里失去朋友的悲伤已经彻底转换成巨大的恐惧。如果你看过珍珠是怎么长在蚌里的,或许能明白我的心情。简芝的尸体,就像化身成养殖珍珠的河蚌,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都长满了大小不等的珍珠,远远看去,像是从皮肤组织下方涌出的肿瘤。

  从简芝葬礼回来后,我和叶慧慧绝口不提简芝,她的死对我们来说变成了一个禁忌。

  这之后,日子又变得平淡起来,直到骆谭再次找到我。

  4

  第二次见到骆谭,他还是那么白,甚至白得刺眼,烈日似乎不曾眷顾他。只不过与第一次见面不同,我现在对珍珠美白不但毫无兴趣,还异常反感。

  他邀请我去茶社,一脸惋惜地对我说:“我前段时间在出差,简芝的事情也是刚知道……”骆谭再次提起简芝,我脑海里浮现出简芝死时的样子,于是立马打断他:“还是别提她了。”骆谭似乎猜出了我的心思,机灵地转移了话题。

  离开茶社前,店员突然叫住我们:“两位,今天是情人节,本店有情侣抽奖活动,大奖会有惊喜哦!”我本来想拒绝的,可骆谭却阻止了我:“说不定真能抽个大奖呢!”于是,我只好跟着骆谭去抽奖,哪知道运气还真好,我们中了三等奖。

  店员托着红色的盒子走到我们面前:“恭喜两位,是一串珍珠项链。”我想我那时一定很失态,甚至看都没看骆谭一眼就跑出了茶社,又是珍珠!那样圆滚滚的珍珠像极了长在简芝尸体上的颗粒。

  我气喘吁吁地跑回宿舍,叶慧慧还没回来,隔壁的蓝欣过来借剪刀,她走到门口时突然笑着对我说:“夏溪,脖子上的珍珠项链很漂亮啊!谁送的?”我手一抖,刚刚拿起的杯子“嘭”一声摔在地上。

  我坐在椅子上,内心被恐惧淹没,镜子离我大概一臂之远,可我不敢拿过来看。

  我根本没戴什么珍珠项链,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多出一条?况且我还没感觉?我思前想后,在意识到蓝欣有可能在跟我开玩笑后,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一点。我把镜子拿了过来。

  镜子里,一颗颗滚圆的珍珠在我的脖子上围了一圈,只不过它们不是戴在我脖子上的珍珠项链,而是长在我皮肤上的,一个挨着一个长了一圈,远远看过去就像一串珍珠项链。

  手中的镜子应声而碎,那一刻,我终于意识到简芝为什么要在大热天戴着围巾穿着长袖了,先是脖子,不知什么时候,这些滚圆的珍珠就会蔓延到我的全身。

  5

  叶慧慧指着我脖子上的丝巾问:“你怎么戴这个?”

  “我最近感冒了,喉咙痛,戴上这个预防受寒。”我心虚地辩解道。

  叶慧慧狐疑地看着我,“现在是夏天,还会受寒?”

  “恩,都说热感冒最难好,也最要预防。”我说得煞有其事,叶慧慧终于相信了我。

  第二天,我来到医院,并把脖子上的丝巾取下让医生看,穿着白大褂的老医生诧异地张大了嘴巴。她让我做了好几项检查,可都查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医生开了几种消炎药给我,让我回去试试,过一阵子再过来。

  之后的几天,我一边偷偷吃着医生开的药,一边提心吊胆地怕别人发现脖子上的异常,甚至躲着叶慧慧。有一天早上起来,我突然发现大腿上也长满了密密匝匝的珍珠,摸起来就像凹凸不平的疙瘩,只不过疙瘩摸起来或许有些软,而我腿上的这些“疙瘩”却坚硬异常。

  我像曾经的简芝一样,每天上网查关于珍珠的事情,珍珠的养殖,生长甚至起源都查了,可没有一条是关于人身上长珍珠的。

  老实说,当你每天都发现自己的皮肤上长出珍珠,连洗澡时,摸到的都是一个个高高隆起的颗粒时,那将会是一种如同炼狱一般的煎熬。有时候,我真有一种死了算了的冲动。可是我不敢,比起任何一种痛苦和煎熬,我更惧怕死亡,死了就什么都没了,甚至连希望也没有。

  有一次,我心灰意冷地走在马路上,满心想着我会不会像简芝一样死去的时候,竟然遇见了骆谭,他看着我先是惊讶,然后又是一种奇怪的神色,他把我拉到一边说:“你怎么和简芝一样了?”

  我像被戳到痛处的猫一样,一下挺起背脊,眼神不善地看着骆谭:“你什么意思?”

  骆谭尴尬地笑笑:“你别想歪了,我的意思是其实简芝生前的事我也了解一点。”他犹豫了一下,接着说,“你的脖子是不是长了珍珠?”

  他说完,我一下跳了起来,骆谭看我的反应,立马把我拉住:“跟我走,如果是因为珍珠,我想我也许有办法。”

  我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了,一下摔开骆谭的手,掉脸就走。当时的我脑袋一片空白,只有简芝死时的画面。

  在学校的路上遇见了叶慧慧,她看见我,立马就冲过来兴师问罪:“夏溪你搞什么鬼,干嘛老躲着我?”

  为了掩饰我的心虚,我找了个借口:“我感冒,怕传染给你。”

  听我这么说,叶慧慧不说话了,她不容分说地拉着我回宿舍。我想,叶慧慧大概死也不可能接受我变成简芝死前的那种样子吧,我也不想吓着她。我被叶慧慧拖着往前走,想起以前的日子,想起父母,我拼命地忍住即将夺眶的眼泪。

  到宿舍后,叶慧慧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我说:“给你,明天你生日,这是生日礼物。你说你,这两天,你每天早上趁我没醒就出门,晚上我没回来你就睡觉了,上课时坐得离我八丈远,想和你说句话比登天还难,要不是今天遇到你,这生日礼物算是送不出去了!”叶慧慧有些气急败坏,我尴尬地笑笑:“谢谢,你真好。”叶慧慧终于笑了,“礼物生日的时候再拆,我可准备了很久。”

分页 1

相关阅读

上一篇:微恋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还读了以下文章

恐怖迷-情人节的夜晚
恐怖迷-无人村
民间见鬼十法-装死人
校园离奇鬼案二
死亡车位
恐怖迷-利欲之我回来了
长大了就不会再有了
诡面膜(下)
修电器的鬼先生
校园奇事

关于此文章的评论

本文标题:狱者奇谈-珍珠人
本文链接:http://jyhmk.com.cn/gsdq/guigushi/101542.html

学会感恩

常怀感恩之心,
做懂感恩之人。
生活需要一颗感恩的心来创造,
一颗感恩的心需要生活来滋养。
感恩你、我、他,感恩全世界---感恩一生网

感恩一生网为读者提供海量感恩故事、感恩文学、感恩祝福等感恩文章,部分为网上搜罗以及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发送邮件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 谢谢对感恩一生网的关爱

备案号:沪ICP备13041455号-1 | 网站地图 |
如果您有精彩的小故事投稿可发邮件至感恩一生网主编邮箱1474468763@qq.com